首頁

文化

陳海良:勢來不可止,勢去不可遏,筆墨中獨具“爽利”

喜歡書法藝術的朋友,歡迎關注、轉發、評論、點贊均是對我的支持!

每每觀陳海良的書法,無不驚歎其兼具才氣、文氣、狷狂氣的高超精湛技法,他時而清新雅致,時而奇崛激蕩;他一面傳統謹嚴,一面新意叠出,于自信、磊落、坦蕩的筆端,極盡能態,充溢出古雅新意之氣息。

▲ 《唐诗三首》 1.0平尺 2019年

在陳海良諸多經典平尺有余的小品中,仿古紙本,形制雖小,卻氣象萬千,俨然大草風範。娴熟豐富的草書筆法、跌宕強烈的書寫節奏感、似曾相識而又充滿新意的字形結構、匠心獨運的章法圖式,將人深深吸引,令人眼花缭亂、深不可測。

其以“爽利”用筆見長,筆法精熟、用筆暢達、墨不遲滯、“隽技剛斷”!觀其筆迹,想見揮運之際,那凝神定思之後的一刹那“入筆”,總是讓人心驚動魄,頗有“勢來不可止,勢去不可遏”之感!

▲ 《宋诗二首》 1.1平尺 2019年

通篇觀覽,其作品中充滿不可遏止的生命力之湧動。揮運之間,點畫隨機生發,那富有彈性的單個筆畫與筆畫之間,在指與腕的高度協作配合中,“執”“使”“轉”“用”,情緒于無形中自然運發,通過呼應、穿插、組合以及粗與細、長與短、潤與枯、順與逆、疾與徐等,最終營造出一種形散而神不散、氣脈充盈的流動之感。

“草以點畫爲性情,使轉爲形質。”作者貫以常見的圓轉、鋪毫、刷筆來表現草書點畫的光潔與圓潤,以及其書體的流美特質;間或運用少量比例的絞鋒、破鋒、頓挫和提按等,來增加體現點畫的粗細、運筆過程的豐富性以及整體章法的虛實、明暗。

▲ 《宋人诗二首》 1.0平尺 2019年

至于章法,書者情感的流動成爲作品的第一要素,此爲內在的核心;字法的娴熟與靈活變形,爲配合整體中的局部,起到了點睛、提神的作用。

此場佳作,初觀風神醇雅,以二王爲基,間有爽勁處似楊維桢,濃郁疏狂、殺鋒冷面;溫和又類孫過庭之迹,小橋流水、清澈境幽;恍惚間,仿如青藤、旭素,亂石鋪街、筆酣墨暢。其取法學古棄古、遺貌取神,其風格绮麗灑脫,如有神助!

▲ 《清人诗二首》 1.1平尺 2019年

作者:陳海良,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書法院創作部主任,博士研究生導師,國展評委

師從尉天池、馬士達等教授(中國唯一楷、行、草書全國一等獎獲得者)

想了解更多陳海良相关咨询,及陳海良書法收藏,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陳海良書法藝術;艺盘新视界。头条号:陳海良書法藝術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