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物修複師陳卉麗:讓大足石刻光彩重現

“巴渝大工匠”陳卉麗

再熱不能吹空調,再冷不能烤火爐,常年與石壁爲友、與化學試劑爲伴……這是大足石刻研究院文物保護工程中心主任陳卉麗的日常。用了8年時間,獨立完成千手觀音80只手、20件法器的修複,被評爲“2019巴渝大工匠”的陳卉麗用行動诠釋著工匠精神。

“望聞問切”四診法修複石刻

世界文化遺産大足石刻的精華千手觀音造像雕鑿于南宋中後期,在88平方米的崖面上刻有近千只手、眼、法器,集雕塑、彩繪、貼金于一體,狀如孔雀開屏,斑斓奪目,被稱爲“國寶中的國寶”,陳卉麗和同事們就是要對這些不會說話的“病人”進行修複。

文物修複不是人們在紀錄片裏看到的那樣,只需要在石像上敲敲打打就行。項目立項、病害診斷、前期試驗、方案設計……這些前期研究都是陳卉麗工作的一部分,每天7點前起床、8點到辦公室,這些看似枯燥繁雜的前期工作都是在日複一日中完成。

在修複千手觀音的8年時間裏,陳卉麗和團隊成員幾乎每天都會待在石刻修複現場狹小的空間裏,站在高高的腳手架上,小心翼翼地用手術刀和注射器修複著文物。爲了確保修複效果,再熱不能吹空調,再冷不能用烤爐,她和團隊成員必須克服凍瘡、蚊蟲叮咬、化學試劑過敏等困難,或站、或蹲、或躺,經常一個姿勢一保持就是一整天。

文物修複是非常耗時的工作,有時候僅是修複一尊石像一個指甲蓋面積大小的彩繪就需要一整天。曾經有攝制組找到陳卉麗,希望她用3分鍾時間演示文物修複的過程,她說:“文物修複的過程太漫長了,3個小時都不一定能拍出來什麽,更別說3分鍾了。”

有人稱呼陳卉麗爲“石刻醫生”。在與文物打交道的過程中,她總結出“望聞問切”四診法,可初步診斷文物病害20余種,准確率達95%以上,與專業儀器診斷的結果基本吻合。

傳承文物修複師的工匠精神

通過高清攝影,陳卉麗將觀音像分爲99個區域探查、標記病害;穿著鉛衣,她對石像進行X光探傷;投用分體式腳手架,她開創了文物修複的先例;在修複過程中不斷創新,她開創多學科多部門協作的模式,多年的積累和不斷地學習,讓陳卉麗交出一份又一份漂亮的成績單。

8年多來,3200多個日夜,爲了對千手觀音的830只手“對症下藥”,她和團隊一起整天“泡”在修複現場和方案堆裏,常常爲了一個小細節而輾轉難眠,僅編制的修複實施方案就多達1066個,填寫調查表1032張、約35000個數據,手繪病害圖297張,制作病害矢量圖335幅,拍攝現狀照片1300余張。休息日對身負艱巨文物修複任務的陳卉麗來說是奢侈的,她每周最多休息一天,很多時候甚至沒有休息日。

陳卉麗和團隊承擔著大足石刻5萬余尊造像的保護修複工作,因爲他們要抓緊時間將這些寶貴的時刻重現光彩。再過6年陳卉麗就將退休了,她深知文物修複遠遠不是一代人的努力就能完成的。爲了不讓文物修複工作斷層,近年來,在一線修複工作之外,陳卉麗逐漸開始把重心放在了“傳幫帶”上。“文物修複,真實性永遠是第一位的。”這也是陳卉麗對新人的最基本要求。

兩次獲選“巴渝工匠”,讓陳卉麗談起工匠精神時有著深刻的體會。她說,文物代表的是中華文化和曆史,文物修複工作就是工匠精神的最好體現。陳卉麗希望把文物修複師的工匠精神傳播到更遠的角落,希望越來越多的人才加入文物保護隊伍,讓這種精神生生不息地延續下去。

潘锋 图片由重庆市总工会提供

(責編:陳易、張祎)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