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原創 商界·觀察|鴻茅藥酒廣告回歸,董事長低價獲公司資産質疑未解

【撰文/孙涛 统筹/刘金】鴻茅藥酒董事長鮑洪升此前的一則微博再次引發關注,他表示鴻茅藥酒已經簽約央視天氣預報欄目。

所有動作顯示,鴻茅藥酒千方百計通過廣告回到公衆視野中。鮑洪升微博發布不久後就被刪除了,但最近鴻茅藥酒似乎開始悄悄登陸各地方電視台,其贊助的電視劇也在播出。

這家企業因爲報案讓公檢法抓捕廣東醫生譚秦東名聲一落千丈,並且媒體報道鴻茅藥酒利用國家領導人做廣告,及其董事長鮑洪升低價購買了鴻茅藥酒的股份,涉嫌低價侵吞上市公司股份的問題受到公衆關注。

被誇大的藥效

2017年12月19日,廣州醫生譚秦東發表題爲《中國神酒“鴻毛藥酒”,來自天堂的毒藥》的貼子,稱“鴻毛藥酒是毒藥”。(原文名字即是“鴻毛”二字)

譚秦東醫生從醫學角度分析,人到老年,心髒和血管都發生了明顯的變化,而心肌梗死之類的心血管疾病以及腦卒中之類的腦血管疾病,其發生和發展的根源,正在于心血管系統的變化。這些人不適宜飲酒。

但譚秦東指出鴻茅藥酒廣告的主要消費者基本是老年人。老年人退休後很多消遣時間項目就是電視,鴻毛藥酒從CCAV到地方小台,真是滲入人心。

譚秦東從醫理上分析了部分中老年人喝酒有害的原因,基本上屬于科普類文章。

2018年1月,鴻茅藥酒卻以此文損害其商譽爲由報案,當地公安將譚秦東跨省抓到內蒙古自治區,當時曾有聲音表示,鴻茅藥酒准備先抓譚秦東,再抓春雨醫生。春雨醫生是一家知名的醫學科普公衆號,其團隊報道了多起醫療界的騙局受到關注。雖然在最高監介入後,當地釋放了譚秦東,但讓大家知道了鴻茅藥酒企業與當地公檢法的關系,讓公衆産生了豐富的聯想。

鮑洪升資料圖

此後,對鴻茅藥酒的質疑也一直未斷,一些違規違法事項進入公衆視野。

媒體報道稱,鴻茅藥酒官網描述賀龍將軍患膽囊炎服用藥酒後病消神振,此後還常喝鴻茅藥酒抗寒;法國總統的父親患關節炎,疼痛難忍,服用鴻茅藥酒後立見奇效,行文和用詞明顯透露出鴻茅藥酒有很好的治療效果。

鴻茅藥酒說明書上的適應症並未包括膽囊炎,而此處卻借賀龍的例子暗示鴻茅藥酒可以治療膽囊炎,該說法顯然已經超出了說明書範疇,可能對患者産生誤導。如果有膽囊炎患者看到該說法,喝鴻茅藥酒治病而延誤治療,可能造成嚴重後果。

有當地人撰寫書籍表示抗日戰爭時期,活躍在涼城境內的賀龍元帥、李井泉將軍等人經常喝鴻茅藥酒,用來驅寒取暖,強身健體。黨的“七大”期間,涼城人民用毛驢馱著鴻茅藥酒作爲禮物送到延安,當時就受到毛主席和朱總司令等人的高度贊賞。

原中国人民解放军装备学院副院长、朱德元帅外孙刘建少将告诉大白新聞,他没有听说过上述事件,也从未在资料中看到过。过去跟老人家(朱德元帅)在一起时也没有听他说过鸿茅药酒,也没有见过鸿茅药酒。

相关专家表示, 鸿茅药酒不是酒,也非保健品,而是一款批准文号为国药准字Z15020795的药品。“注意事项”明确写着:“有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等慢性病严重者应在医师指导下服用”,“服药7天症状无缓解,应在医院就诊”,“严格按照用法用量服用”。

2015年12月,在北京市延慶區食藥監局調解的一起訴訟中,消費者郭女士投訴,反映其在某藥店購買了鴻茅藥酒等産品,服用後出現嚴重的身體不適,經協商,經營者同意退還消費者購買藥品的全部費用1627.8元。

巨額廣告砸出的市場

上个月,鸿茅药酒董事长鲍洪升表示公司已与CCTV强国品牌顶级资源中国天气“金名片”工程签约,如果这一消息属实,《天气预报》节目在中央电视台《新聞联播》后开播,在接近40年的时间里一直都是央视观众收视率和收视份额的双料第一。也就是说,如果截图信息属实,CCTV《新聞联播》之后的《天气预报》中出现的广告将会出现鸿茅药业。

鴻茅藥酒在廣告投資上就是大氣。

鮑洪升微博截圖

譚秦東此前曾向朋友表示,有一個省級衛視的廣告部主任跟他說,譚秦東擋了他們的財路。據媒體報道,很多地方衛視的廣告收入很大一部分靠鴻茅藥酒,沒有鴻茅藥酒投放廣告,他們的工資都受到影響。

据央视市场研究媒介智讯(CTR MI)数据,2016年,在中国电视广告投放额排名中,鸿茅药酒品牌(包括酒精饮品、活动、商业及服务性行业等)以150亿元投放额拔得头魁,同比增长96.4%,让同行“为之侧目”。

據米內網2016年中國城市零售藥店終端競爭格局數據顯示,鴻茅藥酒2016年零售藥店終端(包含實體藥店和網上藥店兩大市場)銷售額16.3億元,同期增長39%,在中成藥市場上僅次于東阿阿膠。

健康時報報道,不完全統計的結果顯示,鴻茅藥酒廣告曾被江蘇、遼甯、山西、湖北等25個省市級食藥監部門通報違法,違法次數達2630次,被暫停銷售數十次。但是,內蒙古食藥監管理局作爲監管部門和廣告批文核准部門,卻一路爲鴻茅藥酒廣告“開綠燈”。

鴻茅藥酒並非保健食品或普通酒類。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備案信息顯示,鴻茅藥酒是屬于酒劑類非處方藥(OTC),批准文號爲國藥准字Z15020795。

2003年鴻茅藥酒獲得非處方藥資質時,正是鄭筱萸擔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鄭筱萸被控玩忽職守,擅自批准降低換發文號的審批標准。經後來抽查發現,包括部分藥品生産企業使用虛假申報資料獲得了藥品生産文號的換發,其中6種藥品竟然是假藥。

2007年7月,經最高人民法院核准,鄭筱萸在北京被執行死刑。

而鴻茅藥酒董事長鮑鴻升低價獲取鴻茅藥酒股權的事情,一直受到媒體關注。《證券時報》刊發長篇報道,起底鴻茅藥酒的掌門人鮑洪升的發迹史,同時披露他只花了500多萬就控制了當時固定資産近5000萬的鴻茅藥酒。

據《證券時報》報道,2001年11月,股權結構調整,上市公司金宇集團(現爲生物股份)以77.1%的股份入主鴻茅集團。2006年底-2007年初,以杜海軍、鮑洪升爲首的幾大藥圈行銷巨頭,經過多輪談判,全資收購內蒙古涼城縣鴻茅藥酒酒廠;並組建鴻茅實業公司,

2006年,金宇股份400萬元轉讓了全部股權,按照其77.08%的股權計算,整個鴻茅藥酒就是518萬元。2001年的年報顯示,金宇股份60.94%股份的鴻茅實業(鴻茅藥酒前身)的固定資産爲2900多萬,鴻茅實業的總資産應該在4880萬左右。

根據涼城縣人民政府官網的公開信息,2016年1-10月份,全縣財政收入累計完成89019萬元,完成年度預算數121698萬元的73%,同比減少9233萬元,下降9%。在國稅部門,內蒙古鴻茅藥業有限公司上繳稅收2680萬元(其中:上繳消費稅1447萬元,上繳增值稅1033萬元,上繳企業所得稅200萬元),同比增加603萬元;在地稅部門,內蒙古鴻茅藥業有限責任公司上繳稅費393萬元。【綜合自證券時報、健康時報等】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