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科技

蘋果越來越好色了,庫克路子真野!

AirPods(包括初代和第二代)的做工算不上好,價格也不夠實惠,但由于獨領風騷的設計和良好的連接性,使得它順理成章地成爲了最受歡迎的iPhone配件,同時也是綜合表現最出色的無線藍牙耳機。

然而AirPods也不是十全十美,例如不支持降噪这一点就让许多用户感到惋惜。不过在iOS 13的测试版系统中,网友们发现了一款全新的AirPods。

這款AirPods換用了全新的設計,從外形來看顯然尺寸更大了,而且結構也從此前的半入耳變成了入耳式。考慮到整體尺寸的增大,網友猜測新款AirPods將終于加入降噪功能,而且續航時間也有所延長。

新款AirPods的有意思之處還不止這些,爆料顯示,這款新品居然有四種配色。無論是此前的AirPods還是EarPods均只有白色,因爲這是從iPod時代延續至今的設計哲學。

在AirPods“淪陷”之後,不得不說蘋果的産品終于來到了一個全新的階段:幾乎所有主力産品,都有多種配色。顯然,蘋果正站在十字路口,而我們對未來的蘋果産品,也應該做好心理准備。

“好色”的庫克

實際上蘋果玩色彩已經不是什麽大新聞,畢竟第一代Mac就是多彩設計,大紅大紫的iPod也不乏多彩機身。然而在蘋果成爲舉世焦點的那段時間裏,蘋果的産品(主要是iPhone)一直都是以冷峻、低調且淩厲的設計風格示人。

早前的iPhone只有黑白(或者說深空灰)兩色,iPad、MacBook等産品也以單色或者雙色爲主,當時的蘋果對待産品功能有著無限的創新熱情,但對顔色這事情卻十分謹慎。

直至iPhone 5s、5c出现,苹果的智能手机才终于有了黑白二色之外的“色彩”。但显然iPhone 5c的诞生更像是一个“意外”,苹果没有在这款产品上投注太多的心思,iPhone 5c的配置全方位落后于同期产品,而仅采用32位的A6处理器,也说明iPhone 5c并非苹果长期战略中的一员。

iPhone 5s、iPhone 6系列(包括iPhone 6s)产品,虽也有新增配色,但放在整个手机圈里这个数量根本不值一提。在當時不會有多少人覺得蘋果在玩色彩戰略,畢竟論配色的豐富程度,安卓友商們在數量上有碾壓的優勢,而且蘋果的其他産品也基本只有星空灰配色。

我们认为,在当时的苹果,根本没有打“色彩战”的必要。iPhone如日中天,每一代产品的销量都创下新高,消费者嘴上说着这里丑那里丑,但最后还是掏钱将手中的iPhone升级至最新(iPhone 6 + iPhone 6 Plus的销量合计2.224亿台)。

但巅峰过后便是下坡,2017年推出的三款iPhone卖得并不好,iPhone X + iPhone 8 + iPhone 8 Plus三款手机的总销量只是“接近”1亿台(2018年Counterpoint数据)。

2018年起蘋果不再公布手機銷量,因此我們只能從營收的角度來分析2018款新iPhone的銷量。自发布iPhone XS系列手机,苹果每一个财季的销售额均有下滑。2019年第一财季,iPhone销售额下滑15%;第二财季下滑17%,而第三财季则下滑13.4%。

這側面證明2018年款的iPhone在銷量上仍然難有起色,同質化和弱創新嚴重打擊了消費者對iPhone的信任和信心。

就在我们以为苹果会一泻千里之际,定价更低,特别是色彩丰富的iPhone XR成为了苹果在2018-2019年的救命稻草。2019年上半年,iPhone XR以2600万台的出货量成为全球最热销的智能手机。如果不是iPhone XR有着强势的表现,苹果在2019年的财报表现还会更加糟糕。

iPhone XR的成功有多重原因,而且主因应该是2019年初的大降价。但无法否认,降价后的iPhone XR依然不便宜,是多彩设计带来的新鲜感让这款手机从“恶臭”变成“真香”,进而获得了广大年轻用户的欢迎。

要知道,吸引用户购买iPhone的最好办法之一,就是制造外观上的差异化。消费者需要一款功能正常且有个性的iPhone,显然iPhone XR相比iPhone XS更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我们相信,iPhone XR的成功给苹果指明道路,这才会有现在的彩色iPhone 11和11 Pro系列手机。

庫克變成“好色之徒”的原因顯而易見,彩色設計的成本不高,但卻能在一定情況下彌補創新不足帶來的新鮮感流失。从效果来看库克的做法是正确的,iPhone 11 Pro的墨绿配色被一扫而空,iPhone 11的绿色、紫色配色出现了供不应求的情况,以至于消费者们忘记了iPhone 11系列升级寥寥,而且不支持5G网络。

AirPods的表現同樣如此,對于一款強調便攜的真無線藍牙耳機而言,在功能上已經無法帶來更多創新,單靠加入降噪或者延長續航,恐怕吸引不了消費者升級換代。

而借助新配色,應該是一個不錯的做法。

追捧顔色乃無奈之舉?

抛開蘋果不談,在各行各業中追逐顔色並不是什麽罕見現象。好的配色能夠吸引消費者的注意力,色彩心理學早由來已久,包括餐飲、食品等多個行業早已借助色彩心理學來指導産品設計。

如果不是發生在蘋果身上,事件本身甚至算不上是“新聞”。

早年的蘋果很少接觸彩色配色,其實原因很容易理解。除了堅守過往的設計格調外,更重要的是當時的表面處理工藝並不成熟,當時蘋果的手機基本都是金屬外殼,黑白灰三色的著色是成本最低、工藝最成熟的,其他彩色不僅難調配,而且良品率也不高。

(各種掉漆在早期iPhone中並不罕見)

但現在不同了,現在的iPhone基本都是玻璃後殼,顔色對玻璃後殼的手機來說,不過是一層或幾層覆膜而已。而AirPods這類耳機更是采用塑料外殼打造,說起玩塑料著色,蘋果可以說是行家中的行家。

歸根到底,現在掀起的多彩配色潮流,和著色工藝的進步不無關系。蘋果陸陸續續推出各式各樣的多彩産品固然有商業上的考慮,但從整個大環境來看這更像是一種趨勢,就如多攝像頭、全面屏設計一樣。

另外,小雷不認爲顔色能夠決定新款AirPods的命運,作爲一款藍牙耳機功能性始終是放在第一的,目前在售的AirPods可謂做到了設計和功能的完美平衡,而且在使用過程中幾乎沒有較大的痛點,新推出的AirPods必須拿出足夠的差異化表現才能喚醒消費者的升級欲望。更重要的是,從早期渲染圖來看就算加入新配色,新款AirPods也不見得在顔值上能超越前作。

庫克變得“好色”,蘋果變得“多彩”並非壞事,但我們不希望這會成爲蘋果的“殺手锏”。在産品競爭中表面功夫固然是必做的功課,但絕對不是核心所在。增加色彩的伎倆也不可能萬試萬靈,彩色設計帶來的新鮮感,也是有邊際效應的。

如果蘋果單純地想讓産品更加好賣,那麽直接降價顯然會更有成效。雖然大家都是“好色”之徒,但想做好産品顯然沒有這麽簡單。

(在看:多彩畢竟是好看一些吧?同意的點個在看哦)

狂買年貨不剁手,99元任選兩件!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