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澳媒:實力猶存的美國權威不在

參考消息网10月8日报道澳大利亞洛伊解讀者網站10月7日發表題爲《美國全球領導力衰落——實力猶存,權威不在》的文章,作者爲艾倫·貝姆。文章稱,美國是一個體量龐大、富裕且擁有大量武裝的大國,但美國全球領導力衰落,喪失權威。而美國和其盟友及友邦也再難以集中精力去打造聯盟。

特朗普言行侵蝕領導力

文章稱,美國衆議院對彈劾唐納德·特朗普的各項理由展開調查,這再次表明,特朗普在美國國內的權威受到侵蝕。而他作爲國際領導人的權威也在持續下降,這是由特朗普自身言行所致。

要讓實力享有合法性,那就須有權威相伴。政治權威與經濟和軍事實力的結合讓羅馬帝國治下的和平得以維系兩個多世紀。公元180年羅馬帝國皇帝馬可·奧勒留去世,而此後又過了1300多年,羅馬的政治權威才消失殆盡。

文章稱,美國治下的和平大概始于1945年,美國及其在歐洲和太平洋的盟友當時取得了全面勝利。美國國務卿科德爾·赫爾、喬治·馬歇爾和迪安·艾奇遜所做的開創性工作獲得了權威,美國也由此在70年的時間裏成爲占據主導地位的戰略強國。

時任美國總統哈裏·杜魯門和馬歇爾當時決定,不再拒絕接受國際聯盟。與之相反,他們著手建立了聯合國。他們明白,一種以規則爲基礎、以美國的實力爲支撐的秩序將讓美國獲得權威,而美國實現領導全球的抱負需要這種權威。

赤裸裸的實力支持以高壓的形式行使領導力。從另一方面講,權威可在道義上提供領導力,美國作爲基于規則的國際秩序中的主體大國便一直享有這種道義領導力。

文章認爲,權威與實力的結合在70多年時間裏讓基于規則的國際秩序——盡管不盡完美——維持了生機。

濫用實力令美國喪失權威

文章稱,後來,特朗普出現了。

文章認爲,在三年時間裏,特朗普行使總統權力——亦即美國實力——的方式不斷侵蝕美國戰略主導地位的權威性和合法性。

特朗普如此行事的速度也令人震驚。沖動和魯莽總要付出代價。文章表示,但當這種代價是美國聲譽嚴重受損以及傳統盟友和友邦對美國的信心加速下降時,全球穩定和安全局面就會惡化。

特朗普推行孤立主義色彩日益濃重的外交及貿易政策,“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口號也帶有明顯的民族主義色彩,在此背景下,美國的聯盟網絡的重要性——對于美國及其盟友而言——在持續下降。

文章稱,但更重要的是,由各種協議、安排、協會、團體和機構所編織成的全球網絡也變得越來越無關緊要。美國的友邦們只能靠自己了,他們擔心具有競爭意味的口號會取代具有合作精神的“全球主義”,從而成爲具有破壞性的號召力。

美國盟友和友邦承受後果

文章稱,美國是一個體量龐大、富裕且擁有大量武裝的大國,但它已喪失自身的權威性,美國當前有可能陷入一場與其他大國的爭鬥而無法自拔,這場爭鬥不但不會有贏家,大家都會成爲輸家,其中也包括美國的盟友和友邦。

這樣一來,美國的盟友和友邦就陷入了困境。文章認爲,重要但不占主導地位的大國會通過開展合作打造繁榮與安全的局面,他們就共同目標達成一致,通過談判達成各項規則並加以遵守,還會作出權衡,而權衡是全球和諧的必然組成部分。但開展合作的各國需要一個領導者,就像美國所扮演的那種重要角色。

文章稱,從現實角度講,美國的盟友和友邦能做的只有兩件事。

首先,須向美國政府施壓,讓它認識到有必要制止其全球權威的不斷消失,並重新爭取讓其政策獲得認可和支持,而不是讓其盟友和友邦去承受後果。美國前國防部長吉姆·馬蒂斯等一些美國保守派人士深谙實力和權威之間的聯系,也深谙這種聯系讓美國得以不同于其競爭對手。

其次,美國的盟友和友邦要自行加強彼此之間的關系,以確保作爲一個整體,他們不會被各個擊破。

而如何實現這一目標本身就很複雜。文章認爲,英國深陷脫歐之災,其他北約國家無從斷定美國較長期的意圖,在此背景下,很難集中精力去打造聯盟。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