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原創 胡立根:語文,就是對話

語文是什麽?語文就是對話。文明之初,只有“語”。

“语”是面对面的真实交流,是现实的对话。随着人类的发展,生活空间在扩大,文明记忆在增加,迫切需要不同时空的交流,于是就有了“文”。文字、文章、文学,都是应不同时空的对话之需,应虚 拟对话之需而出现的。所以,“文”,就是一种虚拟对话。語文教育的根本目的就是要培养学生或现实或虚拟的 对话能力。

不过,就现代学校教育而言,語文教育的主要任务应在“文”。因为作为母語的語文教育,学生有深厚的母語基础。孩子自出娘胎甚至还未出娘胎,就 处 在母語如空气般的密集包围之中,即使在熟睡之中,也可能有儿 歌相伴;普通话是我们的基本教学语言,学生在学校所听所说,主要是母語。尤其不可忽视的是,现代社会有声 媒体的高度发达,使孩子们接受的母語熏陶更规范,更密集,更高雅。在 这样的背景下,学生是完全可以自然习 得现实对话的。

文,体现为由文字连缀而成的文章、文学。而文章、文学之所以是虚拟对话,就在于作者与讀者处在不同时空,总是隔空对话。就读而言,作者“ 爱 而不见”,似乎已经远去; 就写而言, 则讀者也不在现场。读和写,是 讀者与作者总有一方虚缺的对话,不 妨称之为“主体单相虚位对话”。

真实意义的阅读活动是一个由“讀者、作者 、作品 ”构成的“ 三边”活动的整体;但这“三边”中,由于作者隐藏于文章背后,从对话双方来看,作者是永久性缺席,只是呈现了文本。讀者只能以文本为媒介与作者进行心 灵的碰撞和灵魂的问答。在这种“主体单相虚位对话”中,讀者既是被动的,又是主动的。被动,是因为文本先于 阅读而存在,话题由作者预先设置和操纵,讀者无法左右,讀者要与作者对话就只能迁就作者。主动 ,是因为讀者必须向作品敞开自己的心扉,将自身的体验和理解融注到文章的表达之中,进入到作者的内心世界,才能形成与作者的心的交流。讀者既要追问作者,又要通过文本的言语发现作者留下的蛛丝马迹以获得问题的答案,于是这种对话最终表现为讀者的自问自答。阅读教学就是要教给学生这种通过文本进行自问自答的能力。

从写的角度说,“ 我 ”写 ,面对的可能是明确的讀者,更有可能是不确定的讀者,“ 我 ”以文本于茫茫人海中 寻找知音。讀者可能在远方,在 未 来 。或是单一讀者,如书信、请示;或是确定的讀者群,如演讲稿、教材 ;或是泛讀者,如大多数文学作品;讀者还可以是作者自己。不管是什么讀者,写作的此时此刻,他们不在现场,却应该在你脑海,在你心中 。于是,真正的写作,就必须思考一连串的问题:你为什么要向别人表达?你应该向别人表 达什么?该怎样表达?人家为什么要听你的表达?怎样才会愿意听你的表达?能不能听懂你的表达?你还要 想:你写给谁 ?他会有怎样的表现?他需要什么?他喜欢什么?你更要考虑:他此前在想什么?此时在想什么? 读后会思考什么?他有怎样的阅读状态和阅读习惯?你和他是怎样的关系?你希望他怎样思考?你要想方设 法吸引他,抓住他,诱导他,引领他,感染他,说服他;你要让他读懂你的心,你要让他明白你的理。可是他不在现场!于是, 技巧产生了。比如修辞,你比喻,是为吸引讀者,或 让他更清楚更明白;你设问,是为引起讀者思考; 你反问,是为引起讀者重视;你举例,是为让讀者明白或相信;你引经据典,是为向讀者证明有根有据。一切结 构,也为讀者而生。中心句,是为便于讀者清楚、快速把握内容;什么“ 开 门 见 山 ”,什么“文似看山不喜平”,什么 “欲知后事如何, 且听下回分解”,什么倒金字塔,也全是为了讀者。

這時你會發現,其實一切技巧都是爲讀者而生!因爲你是在與讀者對話。

可见,語文就是对话,阅读和写作就是总有一方虚缺的“主体单相虚位对话”!語文教学的主要任务就是教 给学生这种虚拟对话的能力。

胡立根,教育部国培专家库专家,正高级教师、特级教师,广东省劳动模范;广东省首批教师工作室、深圳 市首批专家工作室主持人,广东省中语会理事、学术委员。研究领域涉及文化史、寓言、語文教育,在多家刊物 发表论文60余万字,论文收入《新华文摘 》“报刊文章篇目辑览” 1篇,人大复印资料转载10篇(头版头条转载 4篇),论 著有《語文教育价值的叩问与追求》。 】

來源|《語文教學通訊》A刊2018年1月卷首語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