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特朗普“炒掉”博爾頓後,美國輿論一邊歡騰一邊反思

美國總統特朗普和約翰·博爾頓(後)。

美國總統特朗普最終還是“炒掉了”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約翰·博爾頓。

特朗普在一系列推特中說,他在周一晚上告訴博爾頓,“白宮不再需要”他的效力,並尖銳地補充說,他“強烈反對他的許多(政策)建議,政府中的其他人也一樣”。隨後,博爾頓發推強調,他是在周一晚上主動提出辭職的,而總統給他的答複是“明天再說”。

美國《國會山》網站10日刊文稱,這些推文的內容以及表達方式都指向了二人間難堪的關系。文章稱,兩人在一些關鍵問題上已經決裂,包括政府處理伊朗問題的辦法以及對朝鮮導彈試驗相關性的看法。

這一決定引發了一些美國等西方媒體一片“歡騰”。彭博社發表評論文章稱,博爾頓“熔化在”特朗普外交政策的火藥桶中。英國《周刊》網站刊文稱,“博爾頓的實驗結束了,謝天謝地”。《華盛頓郵報》刊發的評論文章更直言不諱地抨擊,“約翰·博爾頓的遺産:混亂、功能障礙和毫無任何有意義的成就”。美國《大西洋》周刊網站更是以“說出來,博爾頓”爲題,呼籲離開本屆政府的國家安全助理們坦率直言,因爲“欠美國人民關于總統的真相”。

博爾頓已經是特朗普總統任內離職的第三位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

國家安全團隊的“一團糟”

《国会山》网站援引美國独立众议员阿马什(Justin Amash)的观点制作标题称,博爾頓本来就不应该被聘用。

“我希望總統的下一任國家安全顧問將專注于確保和平,而不是擴大戰爭。”這位今年早些時候離開共和黨的衆議員在推特上寫道。

彭博社刊發評論員文章稱,國家安全助理的工作要求更多的是一位中立的中間人,他能夠召集外交政策和國防部門及機構中的重要角色,制定出各種選擇方案,並提交總統決定。

“整個工作的重點是幫助總統獲得對負責國家安全的龐大政府機構的控制權。”文章寫道,“博爾頓不願意這麽做……最終的結果是,博爾頓有一個外交政策,國務卿蓬佩奧有另一個,國防部又一個,等等。特朗普有自己的外交政策沖動,可能與其他任何一個部門有關或無關。”

不過,2018年4月上任的博爾頓已經是特朗普任內在白宮任職時間最長的國家安全事務助理。

特朗普的第一位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邁克爾?弗林在就職後不到一個月因爲在與俄羅斯外交官的接觸上誤導聯邦調查局和副總統而辭職。他的下一任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麥克馬斯特中將在上任僅一年多後辭職,也是因爲與總統和其他顧問就外交政策決策發生了內部沖突。

CNN刊文評價道,在多重地緣政治危機爆發的同時,特朗普經曆了前所未有的國家安全專業人員更換。

除了國家安全事務顧問,特朗普早前還在推特上草率解雇了一位國務卿蒂勒森,在那之前,他與這位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的前首席執行官的關系已中斷數月。美國前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因對特朗普撤出敘利亞的決定感到失望而辭職。國家情報局局長丹·科茨和他的副手蘇·戈登上個月離職。特朗普還失去了國家安全副顧問麥克法蘭和駐聯合國大使黑利。

CNN報道稱,博爾頓離任之際,美國在波斯灣與伊朗的緊張局勢正在升級,朝鮮繼續試驗和發展武器能力,軍控專家警告與俄羅斯可能發生核軍備競賽,而特朗普正在討論一項從阿富汗逐步撤軍的和平協議。

白宫副新聞秘书长吉德利说,查尔斯库普曼(Charles Kupperman)担任代理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此時,想要在白宮或政府任何部門工作的合格專業人士將越來越少。對這位總統來說,這一直是個問題……特朗普任性解雇人的習慣不會增加申請者的數量。”彭博社評論員文章寫道,“一團糟?(這說法)太仁慈了。這是深淵。完全是混沌。”

“出兵”委內瑞拉和對朝鮮的先發制人

英國《衛報》刊文分析了特朗普突然解雇博爾頓可能帶來的外交政策影響。文章認爲,美國總統對全球主義和多邊主義的反感仍將存在,但考慮到特朗普本能性的反幹涉主義,加上他對個人外交的偏好,在一系列熱點問題政策上,可能會出現一種“再平衡”。

阿富汗

在阿富汗,博爾頓強烈反對剩余美軍在年底前撤離的計劃。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就在本周末,特朗普總統似乎更接近博爾頓的主張,果斷放棄了在9·11周年紀念日前兩天在戴維營與塔利班領導人舉行特別會談的計劃。

特朗普說,在喀布爾一名美軍士兵遭自殺式炸彈襲擊身亡後,他放棄了秘密峰會的計劃,但《衛報》分析認爲,特朗普的決定也反映了美國防務界越來越不安的情緒,即擔心特朗普在沒有任何保護阿富汗合法政府計劃的情況下,在當地大選之前丟掉阿富汗。

委內瑞拉

博爾頓很明显地参加了有关委內瑞拉的会议,有文件强调了向该国派遣美军的计划,被认为旨在推翻现任马杜罗的左翼政府。《卫报》称,博爾頓对马杜罗将以多快的速度“倒台”的评估过于乐观,包括对委內瑞拉军方叛乱情绪的过高估计,削弱了他在特朗普那儿的信誉度。

但美國對反對派領導人胡安·瓜伊多的支持依然堅定,就在本周,美國官員還在敦促歐盟加強制裁。然而,這項政策已經失去了勢頭。

伊朗

蓬佩奧、博爾頓和副總統彭斯今年夏天都建議特朗普在美國無人機被擊落後對伊朗發動攻擊。但特朗普踩了“刹車”,因爲擔心軍事對抗的後果。這導致特朗普依賴于最大經濟施壓的政策手段。但歐洲盟友認爲,如果美國不選擇軍事打擊伊朗,唯一的選擇就是與德黑蘭對話。

《衛報》總結稱,隨著伊朗改革派和強硬派聯合起來反對外部壓迫者,博爾頓關于伊朗反對派起義將導致他渴望的“政權更叠”的預言未能實現。特朗普青睐召開高級別的峰會,如果能夠就重新談判一份核協議的條款達成一致,他希望與伊朗總統魯哈尼會面。但《衛報》指出,只有在博爾頓離開的同時美國還願意解除對伊朗石油出口的制裁,這種情況才會發生。蓬佩奧周二在博爾頓“走人”後發表講話回應了特朗普可能在本月晚些時候的聯合國大會上會見伊朗總統的建議。

俄羅斯

普京的老对手博爾頓,一直认为俄羅斯总统并没有超越冷战框架。《卫报》认为,特朗普欢迎法国政府努力让西方与俄羅斯关系摆脱寒冬,这是美國总统外交政策的一个持续主题,但遭到了欧洲其他盟友和华盛顿两党的抵制。在法国总统马克龙鼓励就乌克兰问题进行双边对话后,摆脱博爾頓的特朗普现在有更好的机会寻求与莫斯科关系的重启。

朝鮮

博爾頓在布什政府时期曾有过接触平壤的记录。但在特朗普领导下,他曾主张先发制人的打击,并强烈反对与朝鮮领导人的会谈。《卫报》称,当特朗普开始努力与朝鮮领导人进行面对面的谈判时,这很快使博爾頓与总统产生了分歧。特朗普一直无视博爾頓的建议,多次和朝鮮领导人会面,尽管他表示并不急于达成协议。与此同时,博爾頓认为,朝鮮拒绝放弃核计划和反复进行短程导弹试验,证明了其不可信。博爾頓说,这些试验违反了联合国决议,但特朗普不同意。博爾頓甚至被指在幕后操纵、破坏谈判进展,包括与美國朝鮮问题特使斯蒂芬·比根的合作。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