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原創 紅樓夢裏的人生四味:黛玉之酸,寶玉之甜,香菱之苦,鳳姐之辣

紅樓夢是世情小說,寫盡人間種種情,有癡情多情的,有無情絕情的,有悲情傷情的,更寫盡人世的富貴榮辱,繁華蒼涼。可以說,紅樓夢甜中有苦,笑中有淚,寫盡悲歡離合,道盡酸甜苦辣,是一部徹底的大悲劇。

魯迅先生評紅樓夢說:悲涼之霧,遍被華林。總而言之,一部紅樓夢,寫盡人生酸甜苦辣四味。我們不妨從原文中的四個人物,來看曹雪芹先生如何寫人生四味。

一、林黛玉之酸

初讀紅樓夢,很多人對黛玉的印象都是尖酸、刻薄、小性兒、愛哭、體弱多病這些標簽,然而我們細細品味時卻發現,黛玉的這些看似不好的一面,卻正是其真性情的表現,尤其她的酸,更多是對寶玉一人。

第八回裏,寶玉黛玉先後去薛姨媽家看偶染小恙的寶钗,被薛姨媽留下吃酒,期間寶钗勸寶玉不要喝冷酒,寶玉聽了寶钗的話,這時正好紫鵑讓雪雁給黛玉送小手爐來了,黛玉便借機發了一波酸意。

黛玉一面接了,抱在懷中,笑道:“也虧你倒聽他的話。我平日和你說的,全當耳旁風,怎麽他說了你就依,比聖旨還快些!”寶玉聽這話,知是黛玉借此奚落他,也無回複之詞,只嘻嘻的笑兩陣罷了。寶钗素知黛玉是如此慣了的,也不去睬他。

這是黛玉第一次醋意,看似尖酸不讓人,細品卻不得不佩服曹公寫人功力之深,他把一個活脫脫愛拈酸吃醋的颦兒形象寫得躍然紙上,如在眼前一般,寫出了黛玉的真和純,難怪脂硯齋也批道:要知尤物方如此,莫作世俗中一味酸妒獅吼輩看去。

黛玉的指桑罵槐,言在此而意在彼,寶玉懂,寶钗更懂。寶玉懂,寫出寶黛兩人素常如此,暗中也是交代兩人關系之親厚。寶钗懂,則寫出寶钗的端莊穩重和人情世故的練達。

二十回裏,史湘雲第一次來賈府,寶玉正在寶钗處玩耍,聽聞雲妹妹來了,就跟寶钗一起去看,沒想到此時黛玉早在一旁,于是寶黛之間又引發了一小段風波。

只見史湘雲大笑大說的,見他兩個來,忙問好厮見。正值林黛玉在旁,因問寶玉:“在那裏的?”寶玉便說:“在寶姐姐家的。”黛玉冷笑道:“我說呢,虧在那裏絆住,不然早就飛了來了。”寶玉笑道:“只許同你頑,替你解悶兒。不過偶然去他那裏一趟,就說這話。”林黛玉道:“好沒意思的話!去不去管我什麽事,我又沒叫你替我解悶兒。可許你從此不理我呢!”說著,便賭氣回房去了。

換成我們今天,從社交禮儀的角度來看,可能有人說黛玉這樣太失禮了,當著那麽多人的面給寶玉難堪,說生氣拔腳就走,也不管寶钗的尴尬,但我們得明白,曹雪芹寫的是閨閣之情,不是世俗之情,誠如脂硯齋所說,如果一味以世俗眼光看紅樓,那就完全失去了美感,也就讀不懂曹公之意。

因此,黛玉的這次醋意,其實正寫出了寶黛這對小兒女之間,因爲日日在一處而不斷升溫的微妙感情。就連黛玉自己可能都意識不到,寄居賈府的她,早已將全部的情感寄托在混世魔王寶玉身上,所以她看到寶玉與寶钗親近,有被辜負之感,本能地發酸。

年輕時讀這些情節,也許會覺得黛玉有些矯情,有些草木皆兵,但感情本就是自私而敏感的,中年以後再讀黛玉這些發酸的情節,生氣的嬌態,卻忽然讀出她的可愛來,這是一個活得真實自我的女子,寄居外孫母家,仍不失自我,多麽可貴。

二十二回裏寶钗生日,爲了討賈母歡心,寶钗揀了一些熱鬧戲文來點,有一出《魯智深醉鬧五台山》,寶玉就不高興了,寶钗就解釋給寶玉聽,沒想到寶玉聽後大爲贊賞,還誇寶钗無所不知,二寶如此親密的互動,自然惹惱了我們在一旁看戲的林妹妹。

寶玉听了,喜的拍膝画圈,称赏不已,又赞寶钗无书不知,林黛玉道:“安静看戏罢,还没唱《山门》,你倒《妆疯》了。” 说的湘云也笑了。于是大家看戏。

寫到這,我真忍不住要像寶姐姐一般,捏著林妹妹的臉蛋說:真真這個颦丫頭的一張嘴,叫人恨又不是,喜歡又不是。黛玉之錦心繡口,才情妙思,都是張口就來,讓人不僅僅看到了她的醋意,更看出了她好不隱藏的真性情,隨處而發隨時而發。

一旁看書作批的脂硯齋,自然不會放過這些精彩的小片段,他批道:趣極!今古利口莫過于優伶。此一诙諧,優伶亦不得如此急速得趣,可謂才人百技也。一段醋意可知。看似脂硯齋把黛玉比戲子,如後文史湘雲之快嘴惹惱了林黛玉,但這卻是極高的贊譽,黛玉的聰敏應變之才,于此可見一斑。

後文還有許許多多黛玉酸寶玉寶钗、寶玉湘雲之情節,總是拿什麽金什麽麒麟來試探寶玉,看似小心眼,卻也是太在意,怕失去才有的表現,更能體現黛玉在感情上的專一、真摯和深情,以及其寄居賈府的孤苦無依之狀。

誰能想到,年少時看著黛玉這些酸意,有些不大喜歡的我,如今再讀,卻愛不釋手,仿佛時隔數百年,我清醒地看到了黛玉生氣的可愛模樣,同樣,亦看得出一個自幼失去父母的弱女,寄居在外祖母家時,感情無可寄托的哀愁。

二、賈寶玉之甜

要說紅樓夢裏誰的幸福指數最高,恐怕非賈寶玉莫屬。說起賈寶玉的甜來,他算的是擁有小確幸最多的人。說到寶玉的那些小確幸,小甜蜜,很多人可能都會把他與林黛玉的愛情放到一起,其實博愛的寶玉,他人生的很多小確幸,不全是因黛玉而起。

第五回,賈寶玉神遊太虛幻境,因爲寶玉犯困,就被秦可卿領去休息,去了上房,寶玉看了屋內擺設,心中不快,于是秦可卿就把他帶到了自己房間,寶玉的感受一下子就變了。

說著大家來至秦氏房中。剛至房門,便有一股細細的甜香襲人而來。寶玉覺得眼饧骨軟,連說:“好香!”入房向壁上看時,有唐伯虎畫的《海棠春睡圖》,兩邊有宋學士秦太虛寫的一副對聯,其聯雲:雲:嫩寒鎖夢因春冷,芳氣籠人是酒香。……寶玉含笑連說:“這裏好!”

寶玉自來厭惡仕途經濟學問,所以去了有勸學之意的上房,心裏厭惡,而秦可卿的臥房,則充滿了香豔,對于只喜在內帏厮混的寶玉來說,是最佳的休息之處,從他的表現可知,能在這裏休息,大概是一件幸事了。

十九回,意綿綿靜日玉生香一回,曹公別開生面,寫寶黛小兒女之常情,兩人躺在床上玩笑說故事,寶玉怕黛玉吃了飯就午睡停住食,于是就講笑話都黛玉開心,給她解困。這段情節,大概是寶黛之間最幸福的一段小時光。

黛玉因看见寶玉左边腮上有钮扣大小的一块血渍,便欠身凑近前来,以手抚之细看,又道:“这又是谁的指甲刮破了?”寶玉侧身,一面躲,一面笑道:“不是刮的,只怕是才刚替他们淘漉胭脂膏子,蹭上了一点儿。”说着,便找手帕子要揩拭。黛玉便用自己的帕子替他揩拭了…… 寶玉总未听见这些话,只闻得一股幽香,却是从黛玉袖中发出,闻之令人醉魂酥骨。寶玉一把便将黛玉的袖子拉住,要瞧笼着何物。

納蘭容若有詞曰: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日後的寶玉,並未能與黛玉有情人終成眷屬,而是娶了寶钗,不久後即懸崖撒手,出家爲僧,還曾“寒冬噎酸齑,雪夜圍破氈”。

到那時,寶玉想起往日的這幕“意綿綿靜日玉生香”,想起黛玉那日不由得忘情說出“每日家情思睡昏昏”,想起曾經兩人同葬落花共讀西廂,這些曾經人生的至甜至幸時刻,嘴角會不會湧現一絲帶著痛苦的微笑?

寶玉生活中的各種甜,可以說,不僅僅是在怡紅院內部,有襲人晴雯這樣的俏丫鬟左右服侍,有勇晴雯病補雀金裘,有情切切良宵花解語,更在于他對大觀園甚至賈府之中所有美好女孩的守護與關愛。

如他對村莊二丫頭的惦記,對襲人兩姨妹子的念想,伺候平兒理妝,香菱換石榴裙等情節,都是寶玉對女孩的關心與體貼,而這也正是他人生最甜最幸福的瞬間。對賈寶玉來說,大觀園,便是人間仙境,是青春樂園,是他可以與姊妹們朝夕相處的王國,是他一切快樂的源泉。

只是,紅樓夢曲子裏唱的好:歎人間,美中不足今方信。賈寶玉的甜蜜幸福時刻,隨著姊妹們出嫁、死亡、被驅逐而煙消雲散。俗語說,天下無不散之宴席,他曾以爲有幾萬年熬頭的幸福生活,轉瞬間就風流雲散。

三、呆香菱之苦

紅樓夢裏寫了衆多薄命女子,但最苦的還屬第一個出場的女孩香菱。她本是隱居鄉宦甄士隱的掌上明珠,是名副其實的千金小姐,生的粉妝玉琢,乖覺可喜,且出身高貴,如果不是因爲後來丟失,她會有一個很好的未來。

香菱的苦命,從一僧一道的出現,就已經伏下了,直到第二年的元宵節,家人霍啓抱著她去看社火花燈,結果當時只有四歲,還是英蓮的香菱就這樣失蹤了,命運也從此改變。

香菱先是被拐子養了八九年,被拐子朝打暮罵,早已被打怕了,不敢記得自己的故鄉姓名,本以爲遇到馮淵,命運會改變,苦難熬到了頭,沒想到半路殺出一個呆霸王,香菱的命運又滑向了更加悲苦的深淵。

嫁給薛蟠之後,這個喜新厭舊的主兒,沒多久就把香菱抛在了腦後,等到娶了夏金桂,香菱本以爲詩社裏又填了一個詩人,卻不想,曹公用悲涼的筆觸,“狠心”地再一次把她推向命運的漩渦深處。

在薛蟠的棍棒之下,夏金桂的折磨之中,這個容貌品格不輸賈府任何一位小姐的女孩,終于病倒了,薛姨媽爲了家宅安甯,更是起了賣香菱之心。命運如此坎坷的女孩,竟落得如此結局。

可以想象,此時的香菱,無論是被賣還是被留下,已成沈疴之勢的她,都不會有好結局。而曹公在她的判詞裏也早已說道:根並荷花一莖香,平生遭際實堪傷。自從兩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鄉。

判詞的第二句第四句,寫出香菱的悲劇命運和淒涼結局。她的一生,除了難得的那一段大觀園學詩的時光,其他的人生時刻,都暗淡無光。曹公也通過她的名字對其悲苦命運做了暗示。從英蓮,到香菱,到秋菱,其命運急轉直下,最終魂歸故鄉。

曹雪芹寫香菱,不獨寫其一人命運,更是寫盡了古代閨閣女子的悲慘命運,也是對前文所暗示的“千紅一哭,萬豔同悲”的最好闡釋。香菱之苦,亦是紅樓衆女子之苦,是古代所以女子悲苦命運的真實寫照。

四、王熙鳳之辣

讀紅樓,王熙鳳潑辣狠毒,人盡皆知。林黛玉初進賈府,賈母介紹她,說她是“鳳辣子”,身居榮國府大管家之位的王熙鳳,可以說,很好地诠釋了“辣”字。

先说王熙鳳行事的泼辣,主要体现在她与贾琏的夫妻关系上。贾琏的小厮兴儿曾这样评价王熙鳳: 凡丫头们二爷多看一眼,他有本事当着爷打个烂羊头。虽然平姑娘在屋里,大约一年二年之间两个有一次到一处,他还要口里掂十个过子呢。

如此潑辣,難怪賈琏對她不滿,在偷娶尤二姐之後,甚至盼著她死,就連鮑二家的都說她是“閻王老婆”,可知王熙鳳背地裏給自己樹了多少敵人。

生日潑醋一回,大鬧甯國府一回,都可見王熙鳳潑辣的形式作風。作爲金陵王家的小姐,又已嫁作人婦,王熙鳳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本性使然,賈珍曾說她小時候“玩笑著就有殺伐決斷”,另一方面也是賈母、王夫人偏愛縱容所致。

王熙鳳的潑辣,亦是夫妻關系破裂的主要原因之一,正因其潑辣,風頭蓋過了賈琏,使得琏二爺退了一射之地,更對其生活嚴防死守,導致夫妻關系逐漸惡化,以至最後王熙鳳“哭向金陵”。

再說王熙鳳的心狠手辣。王熙鳳是貪財愛權爭強好勝之人,在做管家期間,可以說爲自己撈了不少銀子,也或直接或見解地害了不少人命。

秦可卿停靈鐵檻寺期間,王熙鳳在惡尼淨虛激將下,以三千兩銀子爲酬謝,用賈琏的名義替她了了一樁官司,卻沒想到這個案子最終害死了兩個年輕人。就這一點,王熙鳳罪不可恕,脂硯齋也批曰:鳳姐惡迹多端,莫大于此件者:受贓婚以致人命。

毒設相思局一回,曹公寫出了王熙鳳手段的毒辣,使人治死張華一回,則寫出了王熙鳳過河拆橋,斬草除根的陰狠;暗中買通庸醫,打掉尤二姐肚子裏已成形的男胎,更是寫出了王熙鳳的歹毒。

曹雪芹通過王熙鳳之辣,寫其機關算盡的精明,寫其貪財愛權的貪婪,寫其枉殺性命的毒辣,寫其爲人處事的潑辣,也寫出古代嫁爲人婦的女子,是如何從一個冰清玉潔的女孩變成一個充滿算計的死魚眼睛的。

綜上,曹公通過黛玉之酸,寫其“情情”二字,乃天下之純情之至情,如今讀來,滿是疼愛。通過寶玉之甜,寫其沈迷于女兒堆,只喜脂粉不喜仕途的本性。通過香菱之苦,寫盡古今天下女子之悲慘命運。通過鳳姐之辣,寫出女子之又一情狀,爲脂粉英雄,亦是世路之奸雄,潑辣狠毒有之,辛酸無奈有之,才幹卓著有之,爲女性真實生活之寫照。

作者:夕四少,爲你講述不一樣的名著故事。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