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健康

搜狐名医 | 协和王晓军:除了雪中送炭,整形科医生还要锦上添花

文 / 干玎竹 编 / 袁月

【搜狐健康】“整形科的大夫,就像是在走鋼絲一樣。不論是做整形方面的修複重建,還是美容方面的錦上添花,都需要有這種意識:我們面對的是一個鮮活的生命,我們應該對這個生命負責任。整形醫生不能僅看局部,而要爲求美者全盤考慮。”北京協和醫院整形美容外科主任王曉軍這麽看待她的所從事的專業。

王曉軍總結,整形外科其實包含了兩個方向,一部分是錦上添花,一部分是雪中送碳。現在更爲大衆熟悉的整形美容是錦上添花的部分,但其實新中國的整形外科起源于戰火紛飛的抗美援朝時期,伊始更加側重的是修複重建工作。

據《外科大曆史》一書所載,19世紀後期以來,蓬勃發展的科學技術和不斷誕生的新型武器,使1914年爆發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死傷空前慘烈。盡管士兵們學會了深挖塹壕來保護軀體,但他們從塹壕中露出的頭部和面部卻成爲飽受攻擊的對象,其中最大的威脅是榴彈爆炸後的碎片。與子彈造成的直線傷口不同,那些旋轉扭曲的金屬彈片會直接撕裂士兵的面部。即便被戰地醫生挽救了性命,許多士兵仍然因此毀容,失去在戰後重拾生活的信心。

一些戰地醫生察覺到這一問題,開始投身于對士兵傷殘面孔的修複和重建工作。通過一系列研究和實踐,以哈羅德·吉裏斯爲主的一些整形外科醫師,確立了一套現代意義上的“整形外科”手術方法,救治了許多在一戰戰場上毀容的士兵,直接促進了現代整形與重建手術這個專業領域的形成。他們會對展開後的管狀皮瓣或脂肪做大範圍的修補,彌補燒傷或炮彈對嘴唇、鼻子等五官造成的損害。此外,還在移植組織留下孔洞給眼睛和嘴巴,使得病人在移植皮瓣重獲血液供應、傷口愈合之前可以正常生活。至于那些因眼睑燒傷而無法閉眼的士兵,吉裏斯也爲他們進行植皮修複,後來更運用這樣的技術治療因患麻風而毀容的病人。

吉裏斯是顔面重建的藝術家。很多受到毀容的人,原本出席公共場合只能配戴面具,但經過他整形之後的面容卻很自然,甚至步入了婚姻殿堂,重新燃起了生活的希望。

王曉軍介紹,新中國的整形外科源自于抗美援朝的戰場上。整形外科的開創者在紛飛的炮火中守護生命,用整形修複技術,讓戰士們得到身體和心靈的重生。

好的整形美容醫生是醫學和藝術的結合

整形外科學發展到現在,已經成爲被大衆非常接受的的領域。針對整形行業近日的亂象,王曉軍指出,美容看似簡單,其實不然。不是隨隨便便一個醫生,經過一兩年培訓,就可以當一個好的整形醫生。我們國家之所以出現這麽多的美容相關並發症、美容失敗案例,原因之一就是非法從業人員太多。

王曉軍指出,一個好的整形美容醫生,首先要經過一個規範的專科培訓,然後再逐漸過渡到整形美容專業上來。而且整形外科學是醫學和藝術的結合,如果沒有基礎,是無法在高的層面上達到整合統一。所以一個整形外科學醫生還應該接受大量的培訓,包括基礎培訓、美學培訓、人文培訓等。

整形外科醫生不僅需要一雙慧眼,還要有一雙巧手,讓我們可以挖掘出隱含在平凡的面孔當中最精彩的那一面,然後讓這種獨特的精彩放大,盡量彌補不精彩或缺陷的一面,但求美者不應該失去自我。

每個求美者都是極具個性化的,有不同的需求,要讀懂求美者的心理需求,然後爲他去把關,去掌控這個度。有些事情我們是沒有辦法去做到,但是求美者不知道,他覺得你什麽都應該做得到,所以要在他面前學會說不。社會允許個性化的追求,但求美要講求適度原則。“度”包括求美的限度,不能追求效果的極致;也包括醫生的工作量的“度”,求美應在醫生最佳狀態下進行。

整形也是功能康複和心理救治的重要環節

從業那麽多年,王曉軍一直希望扭轉國內對整形外科的一些誤解,特別希望公衆明白,整形很多時候不僅僅是個狹義的美學範疇的追求,也是功能康複和心理救治不可或缺的環節。

王曉軍曾接診過一位乳腺癌腦部轉移的患者。盡管切除了乳房,但癌細胞還是無情地侵蝕到腦部。當時患者已經病入膏肓,處于彌留之際。她的丈夫、姐姐,包括她自己,卻先後五次尋找到王曉軍,聲淚俱下地請求醫生爲她做乳房再造。

作爲一個專業的醫生,王曉軍和乳腺科的大夫都主張放棄手術,因爲面對這樣的腫瘤晚期病人,理論上這種再造手術爲患者帶來的收益是要低于其所可能面臨的風險的。但是了解到這位患者的經曆後,王曉軍還是毅然決然地幫助她做了假體再造。

王曉軍說,你無法拒絕一個爲家庭奉獻生命,對自己要求完美的女人在人世間要求保留一個完好身體的最後要求。

一個月後這位患者離開了人世,但是他的丈夫感激地告訴王曉軍,她走時很欣慰。

身爲女性,王曉軍深切體會乳腺癌患者術後的心理需求,就像地震過後需要心理支援一樣,手術的創傷帶來的不僅僅是疼痛,對死亡的恐懼,還有對女性性征缺失的極大自卑。

王曉軍常常說:“乳腺癌患者擔心的不僅僅是癌症對其生命的威脅,更擔心殘缺的身體對其心理的摧殘。因此,整形外科醫生對于乳房的重建工作不僅僅是錦上添花,更是雪中送炭。”

攻克疑難雜症,爲人類帶來更多的“美”

整形外科的技術越來越精進,服務的對象也越來越廣泛。但仍有很多難題(創傷外傷、先天畸形、技術突破等)等待著醫生和科學家們去解決。王曉軍就率領著團隊向整形外科難題之一的瘢痕疙瘩發起挑戰,這一幹就是15年。

瘢痕疙瘩是皮膚損傷愈合後所形成的過度生長的異常瘢痕組織,是瘢痕中最特殊的一種類型。作爲整形外科常見的皮膚良性腫瘤,瘢痕疙瘩具有向周圍正常組織浸潤性生長的特性,且伴隨難以忍受的瘙癢和刺痛感,因此,它又有另一個名字“蟹足腫”。瘢痕疙瘩組織還易發感染、破潰,當皮膚潰瘍反複發作時,有發生惡變,導致瘢痕癌的可能。由于瘢痕疙瘩病因不明、難治易複發,一度成爲整形外科領域無人涉足的疑難雜症。

瘢痕疙瘩與增生性瘢痕的症狀類似,但治療路徑完全不同,對二者進行科學、高效的鑒別診斷至關重要。王曉軍團隊首次將激光散斑對比成像系統應用于瘢痕疙瘩的鑒別診斷,僅用時3分鍾,便可直觀鑒別瘢痕疙瘩,速度快且准確率高。此外,激光散斑對比成像系統還可對瘢痕疙瘩的複發情況進行監測。

針對較大面積瘢痕疙瘩患者,傳統療法是植皮手術加術後1次放療,而單次放療劑量遠不能達到預防複發的效果。爲降低複發,王曉軍團隊將整形美容外科精准的手術操作和放射治療科過硬的放療技術有機結合,在植皮手術之前做切口,啓動創傷愈合機制,再行放療(切開後48小時以內)以阻斷其過度愈合和生長;植皮手術後再行放療,大大降低複發率。放療後,團隊還創造性地引入高壓氧治療,有效減輕了瘢痕疙瘩術後放療的炎症反應以及複發概率。

經過15年的鑽研,王曉軍團隊將瘢痕疙瘩的10年治愈率提升到90%,使患者愈後無症狀,生活質量得到極大改善。該項目榮獲2018年度中華醫學科技獎三等獎,發表SCI論著十余篇,還産出了《北京協和醫院瘢痕治療指南》等成果。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