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两客機东海上空险相撞:最近相距8.8公里 如何脱险?

資料圖片

據韓國《中央日報》8月14日報道,來自韓國國土交通部的消息顯示,今年6月30日上午,兩架飛往不同目的地的民航客機在濟州道(“道”是韓國的一級行政區劃)南端的A593航路“AKARA-福江空中走廊”上差點發生撞機的險情。其中的一架客機爲避險而突然改變高度,迅速下降。

報道稱,這不是第一次在“AKARA-福江空中走廊”發生類似的險情。2018年7月,一架美國聯邦快遞的民航飛機在該區域差點跟兩架韓國廉價航空公司的客機發生相撞。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曾于2017年11月專門發布報告,警告這一地區不斷上升的安全風險。

資深飛行員:

相距8.8公裏的客機

相撞只需幾秒鍾

據《中央日報》報道,該報日前從韓國國土交通部獨家獲得了一份《空中防撞系統發生調查報告》。根據該調查報告顯示,今年6月30日上午11時10分左右,一架由韓國濟州國際機場起飛的民航客機在“AKARA-福江空中走廊”突然開始緊急下降高度。其原因是爲避讓一架飛往日本東京成田機場的民航客機。據調查,飛往成田機場的客機原本是沿著A593航路飛行,航路前方出現暴風雨。爲躲避暴風雨,這架客機改爲向北飛行,比原定航線偏離了約56公裏。由于韓國仁川ACC(航空交管中心)的管制員未及時確認到這架改變航線的客機,所以導致撞機險情的發生。

報告顯示,最接近時,兩架客機的垂直距離爲210米,水平距離爲8.8公裏。由于飛機上的空中防撞系統及時拉響了警報,從濟州起飛的客機飛行員在向仁川ACC彙報緊急情況後,迅速下降了飛行高度才得以化解撞機險情。

对于报道的这次撞机险情,一位要求匿名的资深民航客機飞行员在接受成都商报-红星新聞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在行业内叫事故征候,是重大安全隐患。”他告表示:“航路上由于天气原因造成的飛機绕飞,飞行员一定要向ATC(航空管制员)报告,申请向左/右偏转航向XX度,或航路往左/右偏转XX海里。如遇到雷暴天气,涉及到飞行员和ATC两个方面的操作。一方面,飞行员须遵守航空公司绕飞雷暴规定,昼间距雷暴主体不少于5公里,夜间距雷暴主体不少于10公里,在云中距雷暴主体不少于20公里。另一方面,ATC须监控绕飞雷暴而偏出航路的飛機不能进入飞行禁区或者有撞地风险的区域。”

針對《中央日報》報道中提到的兩架飛機的最近距離,這名飛行員表示:“這是相當危險的距離。因爲在國內空域,兩架飛機的最小垂直距離爲300米,水平距離一般會在20公裏以上。考慮到民航客機的巡航速度一般在800~900公裏/小時,相距8.8公裏的兩架客機要相撞也就是幾秒鍾的事情。”

解密 险情背后

空中立交橋

據報道,A593航路于1983年開通,主要是解決東西走向的航空運輸問題。由于當時的一些特殊曆史原因,有關當事各方經過磋商,最後決定在上面開設了一個“AKARA-福江空中走廊”。

“一路吃過去的航路”上的特殊空域

記者查看日本的航空資料發現,A593航路在日本的飛行圈裏有一個別稱叫做“一路吃過去的航路”。主要是因爲這條航路沿線的航路點(爲保證航空器的正常航行而規定的空中位置點)都以食物命名。

A593航路從日本福江NDB台出發,從東向西依次經過GOMAR、AZUKI、POTET、ONIKU、NIRAT、LAMEN這幾個航路點。這幾個單詞並不是英語,而是日文讀音,分別是芝麻、小豆、馬鈴薯、肉、韭菜以及拉面。

所謂的“AKARA-福江空中走廊”,日本航空雜用詞典的解釋是:“A593航路上途中經過韓國仁川飛行情報區(FIR)的部分,主要是A593航路上ONIKU航路點到LAMEN航路點之間的區域。”據了解,飛行情報區由國際民航組織(ICAO)所劃定,是爲提供飛行情報服務和告警服務而劃定範圍的空間。

國內飛行圈資深飛行員陳建國曾多次飛過A593航路。他在中國民航飛行員協會工作期間曾受邀參與了國際駕聯關于AKARA-福江空中走廊及RVSM的討論。陳建國告訴記者:“這條航路開通的時間比較晚,當時韓國在該區域的南北方向上已有幾條成熟的航路,把飛行高度都占完了。爲確保東西方向上的民航客機能安全地通過該區域,就向韓國借了一些飛行高度來打造了一個空中走廊。就好比是在那裏修了一個空中的立交橋。”

陳建國透露:“從西向東往日本飛的時候有4個固定飛行高度,從東向西往回飛的時候又有4個不同的飛行高度。由于A593航路上所有的飛行高度是固定的,民航飛機不能在沒有獲得未獲相關轄區ACC允許的情況下隨便改變飛行高度。‘AKARA-福江’空中走廊的寬度大概也就30多公裏,那架向北偏了56公裏的民航飛機有可能飛出了空中走廊,飛到了韓國的仁川飛行情報區。如果仁川ACC沒有及時確認的話,是非常危險的。”

类似险情并非首次 韩国正在考虑开辟新航路

據報道,這不是第一次在“AKARA-福江空中走廊”發生類似的險情。2018年7月,一架在A593航路上飛行的美國聯邦快遞公司的民航飛機在未獲得福岡ACC允許的情況下,擅自把飛行高度提高了900英尺。

當時,在A593航路的南側有兩架從東南亞飛來的韓國廉價航空公司的客機。仁川ACC預判認爲,如果繼續飛下去的話,將會與美國聯邦快遞公司的飛機發生相撞,于是命令其中的一架韓國廉價航空公司的客機往左緊急回旋才化解了險情。

報道稱,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曾于2017年11月專門發布了一份報告來警告“AKARA-福江空中走廊”的飛行安全隱患。航路交叉現象嚴重是一大原因。在“AKARA-福江空中走廊”所在的仁川飛行情報區內,除了東西走向的A593航路之外,還有從韓國飛往東南亞的B576/Y711航路、Y722航路。其中,B576與“AKARA-福江空中走廊”幾乎呈直角交叉狀。

另一個原因是交通量的激增。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統計,現在每年在B576/Y711航路和Y722航路上飛行的民航飛機數量達到16.9萬架、在A593航路上飛行的民航飛機數量達到12.2萬架。即,平均每天有大約808架民航飛機在這裏交叉飛行。

據《中央日報》報道,爲了減少在這一地區發生航空事故的威脅,韓國政府將考慮與周邊國家以及國際民航組織協商,開辟新的航路。

新聞链接

“空中防撞”

是飛行員每年必考科目

以空客A320为例,那名要求匿名的资深民航客機飞行员向记者介绍了如何避免在飞行过程中与另一架航空器相撞的经验。他说:“首先,飞行员要听从ATC指挥, ATC通过雷达监控确保两架飛機保持安全距离。如果没有ATC监控,民航客機上基本上都装有叫TCAS(空中防撞系统)的设备。当它探测到飛機有相撞风险时,则会自动做出一系列的机动避让措施。一旦触发TCAS,飞行员必须严格依照它的指令进行操作,避免相撞。TCAS也是飞行员每年模拟机考试的必考科目。”

根據他提供的飛行手冊,記者了解到TCAS的工作半徑。TCAS的探測能力在垂直方向的最大高度範圍是飛機上方和下方的9900英尺、在水平方向的最大範圍是飛機任何一側的30海裏。

在此範圍內,TCAS獲得附近飛機應答機發射的數據,並且使用此數據來評估潛在的沖突威脅。TCAS確定入侵飛機的方位、飛機和入侵飛機之間的距離,間隔速率或者接近速率、入侵飛機的相對高度。然後,TCAS計算入侵飛機的軌迹,最近的接近點(CPA),以及到達CPA之前的估算時間(TAU)。

如果TCAS探測到一架入侵飛機的航迹可能是一個相撞威脅,它會觸發音響和目視指示信息,另外還有垂直速度指令,以保證充分的航迹間隔和最小的垂直速度變化。對方的飛機若同樣裝有TCAS,則會有與之相反的警告發出來。

責任編輯:楊雅琳(EN051)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