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河南首富變老賴:賬上躺著18億卻拿不出分紅款6千萬

日曆翻到8月,已經有一波“首富”變成了“首負”,包括河南首富朱文臣、浙江女首富周曉光、山西首富姚俊良、青海首富肖永明、雲南首富趙興隆……成功,他們和他們的企業各有各的路徑;跌落神壇,也各有各的原因。

沈舟側畔千帆過,人們研究失敗,是爲了抵達成功。我們力圖通過這一組報道,還原首富們的浮沈,揭示其背後的原因,以爲後來者之鏡鑒。

輔仁藥業數據一直很漂亮

2016年,輔仁藥業營收4.96億,淨利1765萬。

2017年,輔仁藥業合並開封制藥,營收猛增至58億,淨利3.92億。

2018年度,輔仁藥業營收63.17億,淨利8.89億。

如今的資本市場,酒企和藥企是A股資本彙集的領域,“喝酒吃藥”,成爲媒體對這一現象最常用的措辭之一。

而對于商人朱文臣來說,早就在這兩個資本彙集的領域展現了他超群的眼光:他左手擁有輔仁藥業(000408,SZ),右手擁有宋河酒業,並在2012年和2013年連續兩年登上胡潤百富榜河南省首富的位置。

但到了今年,拿著“一手好牌”的朱文臣這兩個企業相繼爆雷:輔仁藥業16億資金“不翼而飛”被證監會調查;宋河酒業債台高築、有停産傳言;朱文臣本人被列爲失信被執行人,正在接受證監會調查。

8月22日,成都商报-红星新聞记者拨打朱文臣的电话,已经处于关机状态。

河南首富朱文臣的這把藥和酒的好牌,是如何摸到手,又是如何打爛的?

發家:

“英雄不問出處”

如同藥與酒這兩樣在我國已有千年曆史的行業,朱文臣的出生地在一個同樣有著數千年曆史的小縣城:河南省周口市鹿邑縣。

鹿邑最爲出名的,是它“老子故裏”的標簽。老子故裏是否具體在鹿邑,還尚有爭議;但沒有爭議的是,朱文臣在鹿邑頗有名氣。

朱文臣的“第一桶金”源于何处?这一问题至今没有得到他正面回应。2013年接受《企业观察家》杂志采访时他说:“英雄不問出處”。自诩“英雄”的朱文臣确实是意气风发。那一年,朱文臣46岁,以85亿元的身家第二次登上胡润富豪榜河南省首富的位置。

輔仁藥業早期財報顯示,朱文臣曾任鹿邑縣皮鞋廠經理,後率領朱氏兄弟成立河南三維藥業有限公司,成爲董事長兼總經理。

到了1995年,在醫藥行業已經有了經驗的朱文臣開始籌備輔仁藥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輔仁藥業集團),後來在1997年底完成注冊登記,1998年正式成立。2006年朱文臣的輔仁堂制藥借殼民豐實業上市,主營化學藥、中成藥等,主要經營主體爲控股子公司輔仁堂制藥公司和全資子公司開封制藥公司。

野心:

“做醫藥界的阿裏巴巴”

自輔仁藥業集團成立開始,朱文臣就不斷地用並購、兼並、重組來展示自己資本運作的能力。

2001年,他兼並了河南焦作的懷慶堂,2003年10月,他又整體收購了河南老牌國有藥廠——開封制藥集團(以下簡稱“開封制藥”)及其下屬的合資公司。

輔仁借殼民豐實業時的公告顯示,2004年開封制藥廠年收入6.67億元,淨利潤3579萬元,公司淨資産3.5億。質地並不差的開封制藥廠被輔仁藥業並購,僅賣出了5000萬元。據騰訊《棱鏡》報道,健力寶原總裁張海,也瞄准了這一標的,且開出了9000萬的價格,不過,他敗給了朱文臣。

如此種種,朱文臣的資本運作手腕可見一斑。

在朱文臣並購的諸多企業中,宋河酒業是其中最搶眼的一個。

1989年,在最後一次“中國名酒”評比中,宋河糧液被評上“中國名酒”稱號。據大河網報道,2002年宋河酒業市場銷售額爲1.27億元,2003年至2006年,宋河酒業市場銷售額達到了3.2億元、4.3億元、5.8億元和6.8億元。而在2006年借殼上市的輔仁藥業的首年營收爲1.82億元。

因此,市場認爲,這是一次“蛇吞象”式的並購。

藥和酒都是傳統實業,但近年來,朱文臣的眼光已經放到了整個互聯網。2014年11月,輔仁集團開始在鄭州建設占地300多畝、建築面積40萬平方米的輔仁新藥科技園。朱文臣說,這個科技園不僅是一個研發平台,而是相當于阿裏巴巴的互聯網模式,把整個醫藥産業鏈全部建立起來,專人線上操作,實現線上線下的互動,把研發、生産、銷售等環節串聯起來,産生新的增長力。

一手有“药” 一手有“酒”

朱文臣做錯了什麽

分紅卻爆雷現金蒸發16億

2019年7月16日,輔仁藥業披露了將要分紅的消息。

2019年7月19日,輔仁藥業宣布,無法按原定計劃發放現金紅利6271.58萬元。

而在今年披露的一季報上,輔仁藥業的貨幣資金有18.16億元。

賬上有錢爲何不分紅?在上交所的問詢下,輔仁藥業承認,僅有受限金額1.23億元,未受限金額377.87萬元。

一來一去,16億元現金不翼而飛。

輔仁藥業爆“分红雷”,宋河酒業多类资产也连续10余次被抵押融资,酒厂停工多日,工人工资半年没有发放……朱文臣不断并购、重组,輔仁藥業的财力能否支持他的一路狂奔?作为两个核心公司,酒和药,哪个业务对朱文臣来说最为重要?成都商报-红星新聞记者致电朱文臣和輔仁藥業董秘办公室,截至发稿时,朱文臣电话关机,董秘办公室也直接挂掉了记者的电话。

掏空宋河酒業?

比輔仁藥業先“爆雷”的,是宋河酒業。

諸多業內人士評價,宋河酒業更像是一顆“輸血”的棋子,甚至已經被“掏空”。

一方面,母公司輔仁集團、實控人朱文臣所持有的部分宋河酒業的股份已經被凍結。另一方面,宋河酒業的多類資産連續10余次被抵押來進行融資。

舉例來看,2019年4月,宋河酒業向陝西西金融資租賃有限公司抵押灌裝生産線14條、白酒生産管理自動控制系統一套,以及不同容積的不鏽鋼罐台、儲酒罐數十個,含配套平台等設施,擔保金額6060.628萬元。

2018年1月,宋河酒業向中國華融資産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省分公司抵押散酒2890噸,擔保金額4.5億元,向燎原融資租賃(深圳)有限公司抵押散酒125噸,擔保金額3000萬元。同年3月,宋河酒業向浙江浙銀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抵押不鏽鋼儲酒罐126個,擔保金額1億元。據華夏時報統計,抵押擔保的數字超過16億。

一家生産白酒的企業,生産線、散酒、儲酒罐被質押,會造成什麽樣的後果?

在去年12月騰訊《棱鏡》就報道稱,有經銷商反映打款後一直沒有收到貨。到了今年8月,央視財經頻道也報道稱,宋河酒廠已停工20天左右,工人工資已有6個月沒有發放。

8月22日,成都商报-红星新聞致电宋河酒業招商部,所有电话都无人接听。此外,在百度等搜索引擎输入“宋河酒業”,相关搜索都与停产、官司、拖欠工资等关键词相关。

至于抵押融資的錢花在了什麽地方?記者注意到,從公開資料來看,花在宋河自己身上的錢並不多。據《中國工業報》報道2018年8月21日,朱文臣向河南省相關領導彙報白酒企業轉型發展工作時,重點提到了宋河在進行的“三大改造”項目,投資規模2.58億元。

比起抵押多類資産的換來的16億元,這個投資規模還不到前者的零頭。

另外,記者在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查詢到,今年7月30日,因宋河酒業欠款2865萬元未歸還,朱文臣“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被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列爲失信被執行人。

債務逾期?

宋河酒業的暗潮湧動後,朱文臣一手創立的輔仁藥業在今年7月開始“爆雷”。

2019年7月16日,輔仁藥業披露了將要分紅的消息。

2019年7月19日,輔仁藥業宣布,無法按原定計劃發放現金紅利6271.58萬元。

而在今年披露的一季報上,輔仁藥業所披露的貨幣資金有18.16億元。

賬上有錢爲何不分紅?在上交所的問詢下,輔仁藥業承認,僅有受限金額1.23億元,未受限金額377.87萬元。16亿元现金不翼而飞。

8月19日晚間,輔仁藥業公告表示,資金緊張並出現周轉困難,公司及子、孫公司的部分債務出現逾期,截至2019年8月19日,逾期債務本息合計金額爲7.76億元。由此所造成的融資能力下降,將對公司主營業務的生産經營造成一定的不利影響。

輔仁藥業稱,因前期建設項目資本投入較大,2018年募集配套資金的定向增發融資終止,沒能及時補充營運資金。2019年資金緊張並出現周轉困難,導致公司及子、孫公司的部分債務出現逾期。

另外,成都商报-红星新聞记者注意到,截至8月17日披露的最新一份控股股东股份冻结公告显示,輔仁集團持有輔仁藥業45.03%股份已100%被冻结。统计数据来看,6月1日至今,輔仁集團持有輔仁藥業股份已经被冻结了17次。

根據企查查數據顯示,輔仁集團97.37%的股份都由朱文臣間接持有。

財務造假?

“人間蒸發”的16億現金去了哪裏?上交所下函問詢,不過截至8月22日,輔仁藥業還沒有明確回複。

7月26日,輔仁藥業發布公告稱,因公司涉嫌違法違規,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調查通知書。目前,證監會的調查也在進行中。

不過,市場對這些資金去向早有猜測。

一種說法是,因爲2017年將開封制藥並入上市公司後的業績承諾。2017年,輔仁集團在開封制藥定增上市的方案中占股48.26%,以開封制藥78億的估值,輔仁集團實際獲得投資收益爲37.7億元。

爲了上市成功,輔仁集團當時承諾開封制藥的業績爲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三年,淨利潤分別達到6.74億元、7.36億元和8.08億元。在開封制藥注入之後,2017年開封制藥實際完成淨利潤7.52億元,2018年淨利潤8.33億元,踩線過關。

值得注意的是,輔仁藥業的財務數據均經瑞華會計師事務所審計。正是開封制藥的驕人業績,讓輔仁藥業賬面現金在2019年3月末達到了18.16億元。不過到了7月,才發現18.16億只是一個數字。

此外,2016年,朱文臣曾經被合作夥伴的妻子舉報,《中國經營報》等媒體曾報道稱,舉報信涉及十項內容,其中就包括財務造假問題。按納稅額計算,開封制藥集團的收入和利潤水平與報表上的相差甚遠,涉嫌虛報利潤14億元。

如果這一舉報內容屬實,那麽資金緊張就有了合理的解釋。

另外一種說法直指朱文臣把錢裝進了自己的口袋。在上述舉報中,舉報人明確指出,在輔仁集團負債120億、企業嚴重虧損的情況下,朱文臣通過與妻子假離婚的方式,向海外大量轉移資産。

錢到底爲何憑空消失?昔日的河南首富朱文臣又會迎來怎麽樣的結局?還要等待證監會的調查,解開所有的謎底。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