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暴徒鬧完事坐港鐵免費專列大搖大擺離開,港媒要港鐵管理層解釋

【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叶蓝 环球时报记者 白云怡 吴志伟】21日,上千名黑衣人非法在香港地铁西铁线元朗站大堂“静坐”。暴徒在站内大肆破坏公共设施,乱喷灭火器,并用激光枪照射警员。但面对非法示威者的暴行,港鐵却袖手旁观、毫无作为,最后还提供免费專列,让暴徒大摇大摆地离去。

據香港媒體報道,大批黑衣人21日晚占據元朗站F出口廣場,不停高喊口號,還在巴士站大肆張貼海報和辱警宣傳單,導致來往乘客無法買票、通行受阻。與此同時,多輛警車載著防暴警察前往戒備。晚9時30分,一些黑衣人沿元朗舊墟路向南邊圍村口逼近,用激光照射防暴警察,並大喊“黑警死全家”等口號挑釁。警方要求示威者散去,黑衣人隨後沿過街天橋向西鐵站內潰逃,並開始在元朗站大堂內瘋狂破壞,包括用雨傘、頭盔敲打港鐵站內的牆面和天花板,拆毀站內的環保回收箱、垃圾桶、護欄和輪椅等制造路障,並用10多個滅火器不斷噴射,大堂內煙霧彌漫。警方多番警告無效後,展開驅散行動,深夜11時,黑衣人先後乘“專列”離去。22日一早,港鐵表示,輕軌及西鐵線服務維持正常。香港媒體注意到,元朗站22日正常開放,但設施有不同程度的損毀。

近兩個月,香港暴力沖擊事件層出不窮,承受香港最大日常交通流量的港鐵一再成爲暴力沖擊的主要目標。香港鐵路工會聯合會主席林偉強22日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港鐵無辜的小職員近來常常成爲極端示威者欺淩、辱罵的對象,這不僅對普通員工身心造成極大的傷害,也對公共交通安全構成極大隱患。他向記者透露,已有港鐵普通維修員工被毆打受傷,其間更“被問候祖宗十八代”。21日,香港鐵路工會聯合會手持標語牌,在港鐵總部外請願。林偉強認爲,港鐵公司必須正視問題,澄清是非,包括譴責針對前線員工的欺淩行爲,向公衆澄清在車站內未經申請舉辦的示威活動是否違反港鐵附例等。林偉強對《環球時報》記者說,如果示威者立場先行,繼續把情緒發泄在公共交通上,將給城市的安全帶來很大隱患。“我也希望(示威)活動背後的那些大‘後台’想想,這種活動給整個香港帶來這麽大的負面影響,最終也一定會害到你們自己。”

不少香港市民在強烈譴責暴徒施暴的同時,也在質問“港鐵面對這些嚴重的違法行爲,有沒有依法采取必要的措施?”香港《文彙報》22日刊登署名評論文章稱,有了港鐵的保證,暴徒更加沒有後顧之憂,可以放開手腳破壞,可以更有恃無恐地與警方對峙,“因爲他們知道在站內早已有一班免費專列等待,安全、舒適、快捷地將他們送回家,令他們可以在不須承擔任何代價的情況下,達到破壞發泄的目的”。最諷刺的是,對于站內的混亂景象,港鐵稱已報警處理。文章質疑道,如果港鐵認爲暴徒的破壞行徑違反法律,不能接受,爲什麽不在事發時就要求警隊入內清場,並且爲警隊提供方便?如果港鐵認爲暴徒行徑給其造成嚴重損失,爲什麽還要爲他們提供免費的逃走專列?

據了解,港鐵的大股東是香港政府,某種程度上屬于半公營機構,理應承擔社會責任,尤其是配合警方執法。但港鐵已不是第一次爲暴徒提供逃走專列。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研究員樊鵬22日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每個社會主體都有自己應該承擔的社會責任和法定的行爲邊界,拿公共資源去保護暴徒、掩蓋他們的罪行,不是一個法治社會應該呈現的樣子,公共機構就應該按照正常方式盡自己的責任,提供好公共服務,如果全香港的公共機構都按照港鐵的方式做,那麽整個社會就亂套了。

目前,已有香港媒體要求港鐵管理層解釋相關行爲,並表示作爲大股東的特區政府也應該追究及問責,“不能讓港鐵成爲暴徒專列”。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