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詩詞丨處暑至,最好不過是新涼!

夏余秋始,八月未央,處暑節氣攜一身飒爽的新涼,如約而至。

處暑,在二十四節氣中位列十四。“處暑,暑止也”,“處”是“終止”之意,處暑即表示將要出暑,炎熱的暑天即將過去。

詩人蘇泂在《長江二首》中寫道:“處暑無三日,新涼直萬金。”

在處暑的清晨,打開窗牖,一陣涼風拂面,目光所及之處,竟都變得清冷。秋,真的來了。

秋,宜賞菊

《不第後賦菊》

唐·黃巢

待到秋來九月八,

我花開後百花殺。

沖天香陣透長安,

滿城盡帶黃金甲。

步入長安,滿城都是芳香的菊,秋與菊,好似一對同生共長的知己,秋意濃時,菊花也開得熱烈。

史鐵生在《秋天的懷念》裏曾這樣寫菊花:“黃色的花淡雅,白色的花高潔,紫紅色的花熱烈而深沈,潑潑灑灑,秋風中正開得爛漫。

那時他已雙腿癱瘓,坐在輪椅上度日,哀慈的母親在一旁小心翼翼地問他:“北海的菊花開了,我推著你去看看吧。

可惜,說完這句話後,母親就突然發病故去了,北海的菊花依舊盛開,但賞花的人永不再來。

秋色很美,菊亦絢爛,我最親愛的人,你過得怎麽樣?帶上自己的家人朋友,一起去看看菊花吧,歲月無情,但我們一起飽覽美景的瞬間,就是最美的隽永。

秋,宜小憩

《清平樂》

宋·晏殊

金風細細,葉葉梧桐墜。

綠酒初嘗人易醉,一枕小窗濃睡。

紫薇朱槿花殘,斜陽卻照闌幹。

雙燕欲歸時節,銀屏昨夜微寒。

秋風輕撫,搖落半樹梧桐。詩人新啓了秋的第一壇酒,醉意上頭,枕著秋色,竟睡了很久。

春天就像一位稚童,春水初生,帶著希望向上生長;夏天就如一位青年,熱烈無畏,盡情地綻放;到了秋天,就如同人步入了中年,帶著歲月的滄桑和成熟的淡然,走走停停,緩步向前。

在某個困頓的午後,且放下雜念,安心入夢吧,卸下你的累,在秋夢裏尋一片安然。

秋,宜聽雨

《初秋雨晴》

宋·朱淑真

雨後風涼暑氣收,

庭梧葉葉報初秋。

浮雲盡逐黃昏去,

樓角新蟾挂玉鈎。

涼風有信,一葉知秋;細雨有音,一夜秋深。

納蘭容若在《納蘭詞》寫到:秋雨,秋雨,一半因風吹去。

下雨時,最愛站在窗前,看細雨溫柔地敲打窗牖,耳邊便響起了蔡琴悠揚的歌聲:“是誰在敲打我窗,是誰在撩動琴弦,那一段被遺忘的時光……

紛紛揚揚的秋雨,帶著時光的記憶,讓我們回憶起無數個年華正好的曾經。

青春時的笑顔,中年時的默然,晚年時的蒼蒼白發……落葉鋪滿的馬路,我們曾一起騎著單車,打鈴說笑而過。

一曲歌一場雨,淅淅瀝瀝,道盡一生,雨過天晴後,拾得人間一場涼。

秋,宜賞月

《水調歌頭·丙辰中秋》

宋·蘇轼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

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绮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

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裏共婵娟。

臨風對月語,拆成心上秋。蘇轼在萬家團聚的中秋之夜,思念著遠方的親友,寫下了這首詩。

中秋的月總是格外的清朗明亮,遙遙望去,月中影影綽綽的流雲,都變成了心上人的模樣。

月有陰晴圓缺,就像人生世事變幻莫測,不如意十有八九,但我們賞月,賞的並不是我們對于圓滿的執念,而是對人生美滿的祝願。

即便親人不能重逢,即便生活艱辛難忍,即便雨天沒傘,獨行無伴,甘甜的月餅無人分享,但缺憾有缺憾的快樂,花未全開月未圓,最好人生是小滿。

生活平淡,守心自安,一如木心在《素履之往》所寫:

晴秋上午,隨便走走,不一定要快樂。

秋,宜相思

《雨霖鈴》

宋·柳永

寒蟬淒切,

對長亭晚,驟雨初歇。

都門帳飲無緒,

留戀處,蘭舟催發。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念去去,千裏煙波,

暮霭沈沈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

更那堪,冷落清秋節!

今宵酒醒何處?

楊柳岸,曉風殘月。

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

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柳永因屢試不第,只有秦樓楚館的歌伶樂伎欣賞他的才華,把他當成知己。蒼涼的秋天,他從汴京南下,離開了自己的戀人,在愁苦的相思中,寫下了這首詩。

秋天,從來都與離別有關。黃葉從枝頭墜落;求學的遊子離開了年邁父母,奔赴校園;留守在家的孩子,凝望著外出打工的父母遠去的背影。

在相送的車站,無數人開始遠行,又有多少守望的人,在微涼的秋風中,因相思而紅了眼眶。

風吹秋草黃,夢遠情更長,願你在遠方安好。

落葉紛飛之時,便是我念你至深之際。

秋,宜念友

《秋登宣城謝脁北樓》

唐·李白

江城如畫裏,山曉望晴空。

兩水夾明鏡,雙橋落彩虹。

人煙寒橘柚,秋色老梧桐。

誰念北樓上,臨風懷謝公。

在安史之亂爆發前的秋天,李白來到宣城,在中秋寫下了這首詩。

人都說,江山再美,不如相隔天涯,知己共念。我們行走在茫茫人海中,一生會與無數人擦肩,但心有靈犀的知己少之又少。

你有沒有過與人交心,徹夜攀談的經曆?電話一接通,即使久未寒暄,也能聊上三天三夜;在路上偶遇,便要找個從前常去的飯館,點上一桌好菜,不醉不歸……

即便你在現實生活中孤身一人,但讀書也能“心交上古人”,李白豪情萬丈,柳永淒清哀婉,蘇轼才情曠古絕今,而他們皆可爲吾友。

半生已過才懂,爲什麽林語堂講:天下有一知己,可以不恨。

伯牙絕弦爲子期,知己難覓,得之我幸。

秋,應珍惜

《曲池荷》

唐·盧照鄰

浮香繞曲岸,圓影覆華池。

常恐秋風早,飄零君不知。

盧照鄰一生坎坷多舛,他任新都尉時染上風痹病,辭職北返,痛苦不堪。帶著一生的憂憤與感慨,寫下了這首詩。

人生有時就如初秋的荷塘,蕭瑟的秋風來得太早,來不及飽賞荷花,它就調落了。

歌曲《可能否》中有這樣一句詞:

春天的風,能否吹來夏天的雨;秋天的月,能否照亮冬天的雪。

日子,本就是春夏秋冬的輪回,時移世易,滄海桑田,我們能做的,唯有珍惜當下的美好。

天冷添衣,按時吃飯,對愛自己的人和顔悅色,對不在乎自己的人一笑置之,別等有了病痛才珍惜健康,別等失去了至親才後悔莫及……

與這秋天遇見,你可以用“自古逢秋悲寂寥”的悲觀心態去面對,也可選擇用“我言秋日勝春朝”的明媚與秋相擁。

無論是秋水長天,還是冬雪寂寂,只要心中有暖,這一路的景致就會美好和生動。

露蟬聲漸咽,秋日景初微。

處暑已至,涼秋即來,這個秋天,願你安好。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