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旅遊

原創 馬背上的狂歡,在藏北那曲草原之上

踏進泥土的掌印,都是騎士們的勳章,火槍燃出的煙霧,正是槍手們的榮耀。疾馳俯身拾起的哈達,是獻給草原最尊貴的禮物,倘若不慎跌下馬背,也不會遭來恥笑,而是收獲重新站起的鼓舞。這便是來自賽馬的精神。

來到八月的那曲,仿佛來到了彩虹的天堂。藍色的天、白色的雲、綠色的草原、褐色的山、黑色的牦牛、紅色的狼毒花、金色的河流...這全部的色彩共同組成了一幅立體的高原畫卷,令人目不暇接。來到八月的那曲,仿佛來到了駿馬的天國。山地型、高原型、林地型、河谷型,不同品型但以高原型爲主的俊馬齊聚藏北草原上的盛會,令人熱血沸騰。

那曲賽馬节,藏语叫“达穷”,是藏北规模盛大的传统节日。人们在节日期间身着盛装从各地赶来,也将骏马装扮的无比华丽。从古至今,马与藏族人民的物质追求和精神渴望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对马的感情,藏族人民是浓烈的、醇酽的,马是藏族人民日常生活中最亲密的伙伴,马是牧人心中的生命。藏族人民生活的各个方面,如放牧、 远行、婚嫁迎娶,都要骑上自己心爱的马。爱马是藏族人民的天性,賽馬更是藏族人民娛樂生活的主要内容。所以,在藏族地区,不仅处处有賽馬活动,而且四季之中的很多节日都由賽馬活动唱主角或配角,为节日增色不少。可以说,凡是大型的节日,賽馬是必不可少的,这就是藏民族的一个极具特色的民俗。賽馬已成了古往今来藏民族最持久、最普遍的群众性活动,并由此创造了藏民族世俗文化最为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賽馬文化。

賽馬節期間,各地趕來的人們早早的在賽場周圍紮起白色的布帳篷和黑色的牦牛毛帳篷,將各式生活用品、食物和飲品准備齊全得當,俨然將自己的家搬過來一樣。他們也會熱情的烹羊宰牛來款待過往的客人,說是賽馬,本應爲一場競技活動,但這盛大的慶典,本是就是當地民衆的一次大型狂歡。

賽馬是曆史最悠久的運動之一。自古至今形式變化甚多,但基本原則都是競賽速度。藏族的賽馬與藏民族的信仰民俗有著直接的關聯。藏民族的信仰民俗屬于心理民俗,是以信仰爲核心,反映在心理上的一種習俗,它與藏民族的宗教意識有著密切的聯系。在很大程度上,藏傳佛教影響著藏民族的曆史、文化、日常生活。我們經常看到賽馬節期間的宗教儀式,民風民俗,都可看出賽馬文化中的藏傳佛教的影響。當然,這並不是賽馬文化的主要方面。賽馬文化無疑還包含有對英雄的崇拜。在藏族地區,有些地方的賽馬節是沿襲格薩爾每次出征前要舉行跑馬射箭的習俗而形成的。格薩爾誕生在西藏高原,他抵禦過外來的入侵,捍衛了本土,並開疆拓土,創建嶺國,戰功卓著,爲民族的和平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而廣受崇敬的格薩爾王本人也是通過賽馬比賽獲得勝利的方式被群衆擁戴爲王的。所以,在藏民族的英雄崇拜信仰中,力量、勇敢、智慧成爲向往、崇拜的對象,成爲衡量男人價值的標志。長期以來,格薩爾成了藏民族的驕傲和崇拜的對象。久而久之,這種崇拜風俗文化在藏族人民中間根深蒂固,並融于賽馬活動之中,並由此形成了長期在草原上過遊牧生活的藏民族的勇敢、慓悍的性格,也就更好的诠釋了在賽場上他們矯健的身姿和驚險刺激令人咋舌的馬背絕技。

在賽馬節前,通常會上演歌舞、格薩爾說唱等文藝表演,這其中,那曲的舞蹈較爲突出,那曲中部“果諧”舞蹈粗犷豪放,有濃厚的遊牧文化的特色,它有歌有舞,極爲奔放。形式上大都是圍成一個圓圈,男半圈,女半圈,按順時針方向繞圈歌舞。先是男的唱一段,後男女同舞,然後再由女的唱,隨後又是男女同舞。這種“果諧”舞不需專門的場地,表演時間一般爲傍晚。舞步有“起法步”、“牧平步”、“左右擦步”、“點尖轉步”等,在其他藏族民間舞蹈中是不常見的。其基本手勢一般是隨步伐而自然擺動,一般有“前後甩手”、“單手上下甩”、“雙手繞花”、“單手繞袖”等。“起法步”代表了那曲“果諧”的特征,每次舞蹈開始時,都必須重複這一動作。

鍋莊作爲藏族舞蹈中最爲代表性的一種舞蹈,以那曲鍋莊最爲有名。那曲鍋莊時逢節日、慶典、婚嫁喜慶之際,曠場上、庭院裏男女相聚。男性著肥大筒褲有如雄鷹粗壯的毛腿,女子脫開右臂袍袖披于身後飄逸灑脫。男女各站一邊拉手成圈分班唱和,通常由男性帶頭啓唱,歌聲嗦亮穿透力強,舞群和著歌曲作“甩手顫踏步”沿圈走動,當唱詞告一段落後,衆人一齊“啞”的一聲呼叫,頓時加快速度,撒開雙臂側身擰腰大搓步跳起,揮舞雙袖載歌載舞,奔跑跳躍變化動作,尤以男性動作幅度較大,伸展雙臂有如雄鷹盤旋奮飛。

女性動作幅度較小,點步轉圈有如鳳凰搖翅飛舞,具有體育運動的健美、明快、活潑等特點。鍋莊舞形式多樣,反映勞動生活的叫“羊毛鍋莊”;反映婚慶的叫“吉慶鍋莊”;表現生活情趣的有“兔子鍋莊”(雜以模擬兔子跳的動作)、“醉酒鍋莊”(有摹仿醉漢神態,顯示身體靈巧的嬉戲動作)。鍋莊舞姿矯健,動作挺拔,既展舞姿又重情緒表現,舞姿順達自然,優美飄逸,不但體現了西藏藏族人民純樸善良、勤勞勇敢、熱情奔放、驟悍的民族性格,而且有一定的力度和奔跑跳躍變化動作,動作幅度大,具有明顯的體育舞蹈訓練價值和鍛煉價值。不論從表演者的裝飾上,動作節奏上,還是從表演時的舞姿變化上,都能體現出西藏民間體育的風格,那曲鍋莊舞的健身作用是顯而易見的。

緊張激烈的賽馬往往由走馬、跑馬、乘馬射擊,拾哈達、抱石舉重、拔河等項目組成。除了傳統的競技賽馬外,乘馬射擊和拾哈達是最受關注的項目。

騎馬點火槍是藏族群衆獨創的項目。自古以來,藏族群衆以狩獵見長,具有很高的騎術。騎馬點火槍形式傳說始于明朝,當地,藏族聚居區的部落糾紛時有發生,爲了取勝,各部落都訓練骁勇善戰的飛馬火槍手。後來部落糾紛平息了,騎馬點火槍這一形式也就演變爲一項民間喜聞樂見的活動。

傳統的藏族騎馬點火槍比賽舉行時,先由一騎手騎馬在前引導,火槍手騎馬隨後。他們頭上圍插著一排冒著煙的火繩,口中銜著兩排裝火藥的紙筒。由于槍手要左手持槍,右手裝藥、點火,所以必須脫缰乘騎。在策馬飛奔的同時,槍手取下一個紙筒,將火藥從槍口裝入槍內。然後從頭上拔下一根火繩,點燃槍內火藥。只見槍口處火光一閃,一聲巨響,裝火藥的紙筒也隨之飛上天空。騎手們的動作集持槍、裝火藥、點火藥和放槍爲一體,一氣呵成。在千米跑道上,表現優異的選手可完成二十次左右。比賽中馬跑的快,放槍次數多的爲優勝者。

騎馬拾哈達與騎馬點火槍不同,後者是打出去,前者是拿回來。騎馬拾哈達作爲一項傳統藏地民間馬術表演,一直深受牧區群衆歡迎。選手們要在飛奔的馬背上探出上身撿起地上的哈達,許多騎手還會在馬背上做許多高難度的特技動作展示自己娴熟的技藝。這項比賽不僅要對騎手勇氣、膽量、技藝進行綜合考量,也是最具觀賞性的馬術項目。

是比賽就勢必激烈,是激烈就勢必會出現意外,在賽馬節的現場也不例外,選手們爲了贏得更多的歡呼,更多的掌聲以及更高的分數,會在馬背上使出渾身解數,做各種高難度的動作,但總會因爲種種內在、外在的原因造成失誤--從馬背上跌落下來。但沒有任何一位選手在跌下馬背後選擇放棄,而是盡全力再一次駕馭馬匹,掌控節奏,重返賽場,引得觀衆一片的喝彩。

拔河作爲一項集體運動,在任何場合的大型體育活動、比賽中都能看到它的身影。拔河在中國有悠久的曆史。早在春秋戰國時期,就有拔河這項活動,不過在那時不叫拔河,而稱爲“鈎強”或“牽鈎”,後演變爲荊楚一帶民間流行的“施鈎之戲”。《隋書·地理志》稱,故楚地南郡、襄陽一帶“有牽鈎之戲,雲從講武所出。楚將伐吳,以爲教戰,流遷不改,習以相傳。鈎初發動,皆有鼓節,群噪歌謠,振驚遠近。俗雲:以此厭勝,用致豐穰,其事亦傳于他郡。”這裏的“牽鈎之戲”,實際上是當時配合水戰的一種軍事技能。清朝末年,西方的拔河運動傳入我國,被列入學校體育課與課外體育活動的內容。此後,我國古代的拔河形式逐漸消失。

除了國際正式比賽形式的拔河外,藏族同胞在長久以來的生産生活中創造了獨有的一種拔河方式--“大象拔河”。藏式拔河又稱藏族押加,桂語叫“浪波聶孜”,意爲大象頸部技能。在藏區這一項目最普及,故稱之爲桂式拔河。現已被列爲全國民運會表演項目。比賽前,選一塊平地,先在地上劃兩條平行線作爲河界,中央又劃一條中界,准備一條長約4米的繩子式布帶並兩端打結。比賽由兩人進行,雙方各自把繩子套在脖子上,兩人相背,將賽繩經過腹胸部從裆下穿過,然後趴下,雙手著地,賽繩拉直,繩子中間系一紅布爲標志,垂直于中界。聽到比賽開始的口令後,兩人用力互拉前爬(爬拉動作模擬大象)。用腿腰肩頸的力量拖動布帶奮力向前爬,以將紅布標志拉過河界者爲勝。

結束了一天緊張刺激的比賽,人們在落日余晖中點燃了篝火,盡情歡跳其中。伴隨著歡快的音樂,人們自動以篝火爲中心圍成一個巨大的圓形,跳起了藏族傳統的舞蹈。擲地有聲的腳步是人們對大地最熱情的問候,劃過長空的衣袖,是在向瓊宇致意。燃燒的篝火,用爆裂的聲音回應著世間的歡樂,人們的歌聲笑語正是與之相匹的詩篇。

世代生活在高原寒帶的那曲人民是如此喜愛鮮花盛開、馨香彌漫草原夏季。自從雪域人擁有馬以來,就從未停止與馬在任何場景裏的精神契合,賽馬,亦如是。那曲草原上的盛會雖略顯短暫,但每一個親曆者,都將難以忘懷,這是那曲人爲自己和世界獻上的一份最好的禮物。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