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你永遠不知道刷屏的熱文裏有多少故事是編的

就在三天前,你或許還想象不到如此魔幻的一幕,會切實發生在自己的朋友圈——

中國自媒體“北美留學生日報”和美國老牌報刊《紐約客》的支持者們,正互相攻擊究竟是誰比誰更擅長“歪曲事實”?

究竟是誰在“說謊”?

事情的起因是8月19號,《紐約客》發布一篇名爲The “Post-Truth” Publication Where Chinese Students in America Get Their News 的,對北美留學生日報團隊的專題報道。

文中提到,北美留學生日報(以下簡稱“北留”)一篇被多家官方媒體轉發過的爆款文章《我給敘利亞的朋友看除夕中國放鞭炮的視頻,他哭了…》的作者Deng He,在采訪中承認文章的細節“純粹是捏造的”、“是老板讓我寫的”。

隨後,《紐約客的原文被@加拿大和美國必讀譯成了中文,並在標題中直指這個在中國年輕人中有很大話語權的自媒體,是“靠編故事收取智商稅”。

《紐約客》報道中譯文截圖

就在這篇譯文短時間內刷爆了朋友圈,衆人紛紛討伐北留的“捏造”行徑之時。

北美留學生日報立刻在8月21日開展反擊,發表文章《西方如何歪曲報道中國?你能從紐約客對留學生日報的報道找到答案》,稱“造假”的不是自己,而是《紐約客

並列舉了對方的幾大罪狀——中文版標題故意錯譯;“西方無良媒體”帶著目的性來采訪;2月份就做完的采訪,偏偏等到8月份北留怒斥香港時間時發稿;此前用“奇怪的隱喻”來“惡心中國”的種種黑曆史等等。

同時在每一點下面,附上了一個微笑臉表情包。

北美留學生日報文章截圖

就這樣,雙方你說我捏造,我說你斷章取義,溝通幾乎是不可能了。

雖然至今都沒人站出來澄清或駁斥,北留那篇引發爭議的“我有一個敘利亞朋友”的文章究竟是不是在說謊。

但在輿論場引發的爭議,卻一波接著一波。

支持北留的粉絲,接二連三的舉例西方媒體汙蔑中國時的假新聞,以證明“紐約客也不是什麽好鳥”,此舉在這個敏感的時間點是居心叵測;

也有人表態“紐約客訂閱數2013年時候才100萬出頭,還沒有自媒體北留的訂閱數多”,暗指對方在“蹭熱度”。

反對者則對北留不正面回应内容真实性、只顾着和对方打嘴炮的行为,表示失望。批评其只知道“煽动情绪立靶子”、扒作者han zhang的个人资料,殊不知连人都搞错了:該記者並非21世紀前雇員,只是重名。

此外對于北留口中美國記者是“專挑敏感時機發稿”,@方可成等媒體人也並不贊同。他認爲“二月采訪、八月發稿並不是什麽稀奇事”,核查員花長時間證實采訪內容的可信度,反而更證明其嚴謹性。

北留曬出的與紐約客記者的聊天記錄中,也提到了事實核查員(factchecker)的存在。

這不是自媒體大號北美留學生日報,第一次被推至輿論的風口浪尖了。

2019年7月29號,北留剛剛因“涉及低俗、性暗示或色情信息”,被限制跳轉至公衆號主頁。

只因此前發布的,一篇題目異常“吸睛”的劉強東案相關文章。文中稱依據警方公布的檔案顯示,是女方主動邀請劉強東去公寓,並在車內激吻、同洗鴛鴦浴、發生關系後一起熟睡數小時。

此文一出,立刻有網友去查閱了警方披露的149頁英文檔案,發現北留的文章不僅整篇站在男方的立場。

還把女方口中的“強吻”、“強行把她拉進浴室”等證詞,翻譯成了“激吻”、“鴛鴦浴”等帶有性暗示意味的標題。

網友紛紛指責此舉“對當事人來說無異于又一次強奸文化的羞辱”。事實上,在去年9月,北留自己還推過一篇《借著劉強東性侵案侮辱女留學生的人,可以別這麽無恥嗎?的文章。

時間回到2017年2月10日,“漢語橋”世界大學生中文比賽的選手@文傑Jackson,還曾發現北美留學生日報在一篇揭露“外國渣男”的文章中,未經允許使用了自己的肖像。

甚至把照片和“嫌疑犯放在了一起,文章的高傳播率給他的生活造成了極大的影響。

@文傑Jackson朋友圈截圖

“知音體”又現江湖

近三年,北美留學生日報的名聲越來越大。但同時也一直在不停收到對其專業性的指責,“標題黨”、“博眼球”等批評不絕于耳。

北留被指責“標題黨”的內容

曲解誇大事實、腦補案發現場細節等舉動,也被人吐槽過是“把白紙黑字的警方報告,寫成了情色地攤文學”。

在《紐約客》的文章裏有這樣一句話:“不管你寫什麽,總有人會罵你。但盡管如此,你還是在從他們身上賺錢,就當向他們收智商稅了。”

《紐約客》稱是采訪對象Deng He自己说的。而北美留學生日報则反驳道,这句话是Deng He形容早前被封禁的“某蒙”等自媒體同行的。

但這倒是反映了一個雙方都點出的事實——

的確是有不少人在熱點事件中,熱衷于做販賣添油加醋的“假真相”的生意的。

在向來真假混雜的輿論場上,這不是內地的獨有現象,也不是近兩年才有的事情。

去年美國傳統媒體,就圍剿過facebook假新聞事件;早年間的香港八卦報紙最喜歡幹的,就是靠著幾張照片,腦補出明星情侶的心理對白。

而伴著80、90後長大的《知音》等著名“綠皮車讀物”,也是靠此在草根中深深紮根的。

“我現在看的書都是一種社會人文類的,比如說知音和故事會。”——中·羅玉鳳

他們擅長的是意淫明星愛情故事的種種細節,配合著封面看著就很刺激的字眼,撥動讀者的腎上腺素——

《蔡依林愛的抉擇:有個騎士在默默守望》

《王菲和李亞鵬的娘:從麻辣婆媳到情同母女》

《章子怡依偎媽媽,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麽》

如今我們回頭看這種文風覺得無比荒謬,殊不知翻翻朋友圈,才發現“知音體”早就有著死灰複燃、甚至掌控輿論之勢。

吳謝宇弑母案中,有文章言之鑿鑿說他是gay,有人“爆料”他跟妓女談戀愛。還有的稱吳父出軌,並對當時的情景進行了繪聲繪色的描寫——

吳謝宇沒有玩伴後,一個人回到家中。當他推門進去時,卻看到曉芳正坐在自己父親的大腿上纏綿。他愣了一下,沒有說什麽,只是從書架上拿了一本吳父公司專業的工程書,關上門,去外面讀書了。

吳謝宇沒有玩伴後,一個人回到家中。當他推門進去時,卻看到曉芳正坐在自己父親的大腿上纏綿。他愣了一下,沒有說什麽,只是從書架上拿了一本吳父公司專業的工程書,關上門,去外面讀書了。

這篇稿子被廣爲流傳,讓很多網友都信以爲真,直到陸陸續續被媒體采訪中的相關人士否認。

今年7月的新城控股董事長王某某涉嫌猥亵女童案中,一篇10萬+文章在警方調查結果公布前,就對作案現場進行了細致入微的“畫面描寫”。

性侵女童案文章截圖,發布者@喵哩國已經被封禁

上海17歲男孩跳橋事件裏,這種堪比講評書式的寫作更是被發揮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公衆號@今夜九零後連受害者和母親在車內的規劃已經“推測”出來了——

母親說“想跳橋,你去跳試試看?”,于是悲劇就這麽發生了。

母親說“想跳橋,你去跳試試看?”,于是悲劇就這麽發生了。

直接把這位剛剛經曆了喪子之痛的母親,又推到了道德的砧板上批判。而此前,所有公開的視頻和事實中唯一能確定的信息,只是母子兩人發生了爭吵,其實細節全都來自作者的想象力。

類似的文章把真真假假的信息拼湊在一塊,在合適的橋段加入一些批評原生家庭、大罵戀童癖、宣揚愛國情緒等的觀點。

劇情一環扣一環著,就賺了個盆豐缽滿。

以訛傳訛後,洗了誰的腦?

被事實依據打臉後再回頭看,無稽的推測式寫作和知音體文案,頗具反智色彩。當一些熱點事件爆發,真相到來的速度,追不上人們好奇心擴大的速度時,它們能夠鑽空子也是不可避免的。

部分警惕性不夠高的看客,在不明就裏之時,就更容易跟著煽動者揮舞的大旗振臂高呼。

而在一些抨擊北留的文章下,還有一種聲音是:“大家都知道它(北美留學生日報)是營銷號,你爲什麽要跟‘故事會’較真?

事實上,比知音體寫作在當時引發的好奇、帶來的轟動更值得警惕的,其實是對輿論場造成的後續影響,和對真相的毀滅性打擊。

一個最典型的例子,是《知音》裏那個像是“蹲在胡歌病房外邊聽來的故事。至今“胡歌和薛佳凝牽著手表白”的假細節,都在各種回顧當事人情史的文章中被當做引證流傳著。

如果說當年還是大衆接觸信息渠道太閉塞,而對如今接收了過多蜂擁而至信息的看客們而言,就更難分清自己得到的每個信息點的來源、以及是否可信。

同樣,也更容易被一個情緒最激烈、細節描寫最栩栩如生的發聲者牽著走,並把編的最假、卻最高聲的怒罵印在腦子裏。

久而久之,甚至把它們當做了“真相”。

于是,17歲男孩跳河事件中那句推測的話被無數人誤以爲真,然後以“願天下父母都不再用語言殺人”對男孩的母親進行新一輪精神施虐;

于是,談起去年的重慶公交車墜江事件,直到今天都堅信“冷漠乘客自作自受”的人依然不在少數。即使那麽被指責不制止司機活該的乘客中,有兩位甚至是不滿三歲的孩子。

于是至今你用“激吻、裸睡”依然可以搜到大量類似的文章,幾乎都是在北美留學生日報已經刪除的原文中,添油加醋了更多荒唐的細節。

發生關系兩分鍾,變成了全套兩分鍾

北美留學生日報指責那篇“檄文”的中文標題裏,“編故事”、“收智商稅”是惡意翻譯。而在《紐約客》的原標題裏,他們把這種自媒體的寫作風格定義爲了——

“Post-Truth”,也就是“後真相時代”。

這是一個被收錄進《牛津詞典》的熱詞,最早指的是2016年美國大選中的盛行的假新聞風潮。

後意擴大爲“無視客觀事實,使用斷言、猜測、感覺等表達方式,強化、極化某種特定觀點,攻讦抹黑對手、或博取眼球效應和支持率的行徑。更狠了,也更荒謬。

若一定要給如今盛行的的荒謬行爲,尋找一個體面的合理性——

或許是想在博眼球之余,達到抨擊黑暗、引起社會關注、弘揚愛國情懷的目的。

只不過在用極盡誇大之事來編故事、用腦補來充當真實被揭穿之後,連這個初衷都變得無法自圓其說了。

點“在看”

多長個心眼↓↓↓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