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原創 中國結婚率創近10年來新低,“結不結婚,自己說了算”

我国结婚率创近10年新低 年轻人为啥不愿结婚?

錢鍾書先生筆下,婚姻像被圍困的城堡。時下,進入“圍城”的人越來越少了。

據國家統計局和民政部數據顯示,從全國範圍來看,2018年結婚率僅爲7.2‰,這個數字創下了近10年來新低經濟越發達地區的結婚率越低,最低的上海只有4.4‰,浙江5.9‰爲倒數第二,廣東、北京、天津等地的結婚率也偏低。

該話題一度沖上微博熱搜榜榜首,引發網友熱議。有人自我調侃:“單身好,單身好,單身想跟誰好跟誰好。”有人客觀分析:“結婚只會降低自己的生活質量,何必找個累贅呢?”也有人一針見血直稱:“窮!”

“‘窮’就一個字,我只說一次”

“你對象怎麽沒跟你一起回來,啥時候把事兒辦了啊?”“我今天去喝了你小學同學的喜酒,真是熱鬧!”“爺爺奶奶最大的願望,就是看著你成家,讓我們抱重孫子。”

每次回家,而立之年的小斐就要面對親戚家人的輪番審問。結不結婚,什麽時候結婚,也曾一度是他和女友之間的熱門話題。

小斐一直想早點建立家庭。但相戀4年後,因爲房子的事情沒有談攏,他和女友最終分手。

“剛出來工作沒幾年,一個月的工資勉強只夠自己花,哪有錢買房啊?!”小斐頓了頓,半開玩笑說,“下次找個不要房子的女朋友。”

買了房果真能結婚嗎?29歲的淩雲對此的回答是“不”。

淩雲在天津貸款買了一套房,最近女友也答應了他的求婚。但他算過一筆賬,給女方家的彩禮錢,在東北老家擺酒席,給天津的新家添置家具等估計要花費近三十萬元。

“窮!”淩雲把尚未結婚的理由歸結于此。目前,他每天上班之余,還兼職寫廣告軟文。

飙升的房價,日益增高的生活成本,無法填滿的物欲溝壑……都是年輕人邁向婚姻之路的絆腳石。

“‘窮’就一個字,我只說一次。”每當被好友問起何時結婚,阿城都會唱出這句話。

阿城和相戀6年的女友是高中同學,都來自某省會城市的小康家庭。兩人一起到外地上大學,畢業後又一同北漂。

“沒錢嘛!北京五星級酒店一桌酒席最低標准也要8888元!”阿城和女友不想靠父母,且一輩子只有一次婚禮,不能太敷衍。

他們爲此努力攢過錢。但過年回一趟家,給結婚的朋友隨禮,辭職後找下一份工作……好不容易攢下的六七萬幾乎被花光。

“租的下一個房子在哪?明年經濟形勢好不好、會不會裁員?這些全都不知道。”阿城說因爲沒錢,對生活沒有掌控,暫時不考慮結婚。

有類似想法的人不在少數。“極光大數據”推出的《2019單身人群專題研究報告》指出,33%的單身族將單身的原因歸結爲“經濟基礎較弱,無法支持婚戀”

“建立婚姻或家庭所需條件在提高,其中以房價和孩子的養育費用爲主。”心理专家吳桐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访时表示,目前单身群体分两种情况:要么经济条件有限,承担家庭负担有困难,这在不发达地区常见;要么收入虽高,但工作压力大,个人支配的空间和时间有限,难以投入时间精力在家庭生活中。

“沒有愛情的婚姻沒有靈魂”

和被迫單身不同,很多年輕人是主動剩下:不願將就,步入婚姻必須要有愛情。

32歲的小靓在北京北五環外租了間帶陽台和獨衛的主臥,除了上班,她平時都愛宅在家。偶爾給自己做頓大餐,她一定會鋪上棉麻碎花桌布,配上紅酒和鮮花。

她覺得一個人過得挺好的,直到有一次她攢了一周的衣服要洗,打開迷你洗衣機一看,上周洗的衣服忘了晾還放在裏面。一股馊味撲來,最喜歡的白色連衣裙上散著黑色的點點黴斑。

她想和誰自嘲幾句,最後發現不知道找誰。

“婚肯定是要結的,但我沒遇到想讓我結婚的人啊!”因爲長期單身,小靓被父母和朋友催婚無數。

作为一个浪漫感性的人,小靓在等待丘比特之箭射中自己,她坚信“沒有愛情的婚姻沒有靈魂”。

“男的一桌,女的一桌,面對面交流5分鍾後換另一撥。”她參加過多次相親和交友活動,結果都不了了之。最近,有人給她介紹了一位事業小有成就的男性,但接觸下來發現對方太“直男”,難以溝通。

“我想要靈魂的觸電。”小靓決定再等等。

對于女孩小雨而言,愛情也是必需品。

因爲畢業後各奔東西,小雨與大學時的男友開始了異地戀。每年夏天,小雨從廣東奔赴新疆,和男友見一年一次的面。但兩年後,兩人沒能抵擋住雙方父母反對和距離等問題,不得不分開。

後來,同事給她介紹過很多相親對象,但“看上我的我不喜歡他,我喜歡的人家又不理我”。

很多人都勸她找個“合適的人就嫁了吧”,小雨“不想降低自己的擇偶標准”。小雨仍相信愛情,她想找個和自己三觀契合,有共同話題的理想戀人,“一個眼神彼此就能懂”。

圖/民政部官網截圖

“一個新的負擔的輪回”

據媒體報道,2015年人口小普查數據顯示,20-24歲的“90後”(1990-1994年)女性的未婚比例爲75%;25-29歲的“85後”(1985-1989年)女性的未婚比例仍高達27%,而她們的母親輩們“60後”在她們25-29歲時的未婚比例還不到5%。

女性自我意識覺醒,考慮到婚後個人需要讓位于家庭責任,不少女性選擇晚婚甚至不婚。

“家長裏短,情感裏夾雜著交易和算計,愛情不純粹了,還常常讓人寒心。”在杭州工作的曉利稱,自己一度很想結婚,但看著身邊朋友婚後生活一地雞毛,她打消了這個念頭。

曉利是獨生子女,擔負著贍養父母的責任。而逐漸攀升的房價,又讓她壓力倍增。“再結婚找個人的話,又多了一個人,多了一個家庭,這個家庭的人際關系的打點就很費勁,更別說以後要承擔的雙親養老、子女教育、醫療……根本就是一個新的負擔的輪回。”

女孩馬月也持相同想法。“結婚是沒有必要的,就像我不喜歡香菜,不是害怕那股味道,而是聞見它就煩。”

馬月與男友大三時就在一起,但同居後發現煩惱頗多,單單是如何整理桌子就讓他們爭吵。“生活本來就很痛苦,我不願接受這些束縛。”

從事媒體行業的馬月給自己定下過目標,要寫出一篇“拿得出手的好稿”。爲此,她希望能隨意加班、出差、跑一線,爲理想拼一把。“連家裏養的狗都是我的負擔”,馬月稱,自己是堅定的不婚主義者。

對于別人“你老了誰來陪你、照顧你”的質疑,曉利回答:“把給子女的教育基金拿出來,老了請人照顧我。”馬月則表示,不需要人陪,她有很多方式可以討自己歡心。

結婚不再是人生的必修課。民政部數據顯示,2018年全國結婚率僅爲7.2‰,創下了近10年來新低。與此相反,離婚率自2003年以來,連續15年上升,2018年達3.2‰。

“這不代表他們(未婚群體)不需要家庭生活或不需要感情生活,只是想晚一點步入。”吳桐認爲,青年一代對于自由和自我獨立空間的追求與需要越來越強烈,所以對于建立家庭開始共同生活的願望就會下降。

與父母的焦慮不同,年輕人對此不以爲意,不少專家也認爲這是經濟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的必然,沒必要過多擔心。

“結婚還是單身,只是個人的選擇,本無高下之分,更無優劣之別。”@中國日報評論稱,“結婚率創近10年來新低”說明這一代的年輕人有自己的生活態度,不必過于恐慌。對于作爲私事的婚姻問題,社會理應展現出足夠的包容與理解。

“順其自然,但要看到這一現象背後的原因,比如經濟的不平衡、青年人的工作壓力等,逐漸調整。這些因素不但影響青年的婚姻建設,還會影響到社會發展的方方面面。”吳桐說。

(注:除吳桐外,本文其他采訪對象均爲化名。)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