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曆史

慈安太後給慈禧一封信,慈禧看後臉色大變,差點嚇暈過去

鹹豐皇帝駕崩後,年僅6歲的載淳即位,由于同治皇帝年幼,鹹豐臨終前令八位大臣與慈安、慈禧兩宮太後共同輔政。原本這是鹹豐帝爲了讓八位大臣和兩宮太後互相制衡,既不讓大臣獨攬朝政,又防止後宮專政,看似兩全其美的一個安排,卻被野心勃勃的慈禧拉攏慈安太後發動“辛酉政變”瞬間改變了互相平衡的政治關系,至此兩宮太後開始垂簾聽政。

一個大智若愚,深謀遠慮的女人

在慈安、慈禧共同聽政期間,一些日常事務由慈禧負責處理,每每遇到朝政大事還是由慈安太後最後定奪。慈安生性節儉,她常以國家正是多事之秋爲由駁回了衆多大臣上奏修繕圓明園的奏折,晚清中興漢臣曾國藩、李鴻章、左宗棠就是在慈安的提拔下被朝廷重用,爲日後這個風雨飄搖中的國家增添了一絲與西方列強抗爭的籌碼。

在後世很多人的眼中,慈安是一個生性軟弱,在政治上處處聽從慈禧的皇太後。其實不然,在她成爲中宮皇後的五年裏,清王朝正處于內憂外患之中,她時常替這個國家感到深深地憂慮,就在這種憂患中她格外小心謹慎地處理朝中政務。雖然沒有慈禧那樣對權力的癡迷,但是很多關系朝政命運的重大決定,慈安常常親力親爲與衆位大臣共同商議定奪。

曾經擔任過大清朝駐英國大使、近代洋務運動的主要領導人之一的薛福成,在他的《庸庵筆記》中曾這樣記錄:誅殺陷城失地,臨陣逃脫的兩江總督何桂清,將驕蹇貪淫的勝保下獄賜死,賞給曾國藩,李鴻章,左宗棠爵位,皆出自慈安之意。

對于年幼的同治帝,慈安比生母慈禧對他更爲盡心、疼愛,同治在她面前更加無拘無束,在外人的眼裏他們更像是一對親生母子。在同治帝選後的這個問題上,慈安和慈禧有過很大的分歧,慈安看中了賢良端莊的崇绮之女阿魯特氏,而慈禧相中了更爲年輕俏麗的鳳秀之女富察氏,慈安並沒有強行決斷,而是將選擇的權力交給了同治帝。最終皇帝選了慈安看中的阿魯特氏,這也再一次證明了慈安在同治心中的地位,以及她的眼光和大智若愚的智慧。

寬德仁厚換來的是一個大清朝永遠的謎團

1875年,在位十三年的同治帝駕崩,年僅19歲,載湉即位,也就是光緒帝。這並非是慈安的意願,完全是慈禧的主張。慈安與同治帝的感情很深,載淳的去世給了她很大的打擊,慈安開始誠心信佛,天天在宮中吃齋念佛不再過問外事,慈禧沒了約束後開始獨攬朝政,大權在握。她經常單獨召見大臣,各種政務大事在決定的時候也不再通知慈安。

此時的慈安似乎成爲了一個可有可無的人,自己雖然不再關心政事,但慈禧的做法讓她感到憤憤不平,兩人之間的矛盾也慢慢開始顯現。于是,慈安打算勸阻慈禧驕橫擅權的獨斷行爲,希望給她一個警告,讓她能夠收斂一些。慈安挑了一個好日子,那天晚上他在自己的宮中設下了酒宴,讓太監前去邀請慈禧過來敘舊。

席間兩人開始唠起家常,回憶起從鹹豐帝駕崩後一起走過來的點點滴滴,說到動情處,慈安不禁潸然淚下,慈禧聽了後,往昔的一幕幕就如昨日一般,不由得也是感慨萬千。此時慈安話鋒一轉:“咱們姐妹都老了,說不定哪天就走了,一起相處二十幾年,所幸一直都是同心協力。我這有一件東西,是先帝留給我的,現在它也沒有什麽用了,妹妹不妨看看。”說完遞了一個精致的信封給慈禧,慈禧接過後打開一個,頓時臉色大變,差點沒嚇暈過去。

原來這是鹹豐帝留給慈安的一道遺旨,上面這樣寫著:葉赫那拉氏是皇帝的生身母親,母以子貴,日後定會被尊爲皇太後,朕對此人實在不能深信,此後如果她能安分守己也就罷了,不然你可以憑此诏書,命朝臣按照我的遺命將她除掉。慈安見慈禧看完了便把信封要回,當著她的面放在燭火中燒掉了。

此時的慈禧已經被慈安的一番“好意”惹得左右不是,但是畢竟遺诏已經燒毀,突然間懸上心頭的一塊石頭又瞬間落地,這樣的感受雖然讓她很不是滋味,但是畢竟輕松了許多。沒過幾個月,慈安太後因爲身體不適,第二天晚上就去世了,終年四十四歲。

关于慈安的突然离世,流传民间的说法有很多种,随着时间的流逝它成为了大清曆史上的又一桩悬案,也成为了我们永远无法探知的一个谜团。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