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旅遊

法羅群島:北大西洋最後的遺世秘境

法羅群島

名字頗有歐洲貴族氣質

但極少人知道她的傳說

遙遠、神秘、遺世孤立

??

?

來自衆神的法羅女聲

法羅群島,请时间将我遗忘

許多藝術家和導演都曾有過相同的幻想:

假如人類隱居到一座海上荒島,與世隔絕,

人性善惡將如何安放?精神又將漂流何方?

比如卡夫卡、伯格曼、北野武、李安……

▲S?rvágsvatn,法羅群島最著名景点之一,湖泊与海洋的超高落差,似悬浮于海上。Photo by?visit faroeisland

像法羅群島这样美得脱俗,

又不食人間煙火的隱世秘境,

地球還剩下幾個?

在世界地圖上,你得用放大鏡,

才勉強找得到這個隱身的北歐小群島。

▲卡鲁尔灯塔(Kallur Lighthouse)位于法羅群島北部的卡尔斯岛上。登上山巅,能俯瞰其余17个岛屿全景。Photo by ?Faingnaert

億萬年前,海水鑿開了歐洲大陸。18塊被丟棄的巨石,遠離大陸,流浪于北大西洋上。

1897年,英国作家W.G Collingwood在前往冰島的航行中误入此地。从此,法羅群島就成了凡人遁世的伊甸园。

Photo by?VCG

有人說它像冰島,很仙兒!

荒蕪、孤美,世界末日的畫風,

美國《國家地理》誇贊它是「世界最美的島嶼」,

有腔調的獨立雜志都爭著用它做封面。

Photo by?Navia

于是,開始有旅行者發出宣言:

「這是我一輩子最想去的地方。」

▲S?rvágsvatn湖边有一座叫Nykur的雕像,铁丝为壳,注石做体,满满的荒蛮之风。Photo by?rannvajensen

最近那個病毒般洗腦的婚紗照廣告「xx旅拍」,

也险些把「魔爪」伸向了法羅群島……

▲「想去哪兒拍就去哪兒拍」,拍完冰島,難道下一站拍法羅?

但法羅群島说:

我不想成爲第二個冰島!

我也不希望全世界太關注我,

我只想靜靜過一段海上隱居的日子。

Photo by?visit faroeisland

?

今天,我們邀你一起

前往法羅群島,看一眼遗世独立

法羅群島藏在哪里

法羅群島,Faroe Islands,

位于北緯62°,北大西洋灣流中心;

躲在蘇格蘭西北部,藏在冰島與挪威之間。

法羅群島由18个岛屿组成,

面積1399km?,只比香港大了一點點。

制图 ?时差岛

這裏生活著51705人(截止今年5月),

呃,相當于一場北京工體演唱會的人數……

大約有十幾個中國人定居法羅。

它的命運一波三折,

爱尔兰的苦行僧是法羅群島的第一批拓荒者;

維京時代,挪威人在此定居建立自由國家;

1397年,受丹麥管轄,

二戰期間又轉手受英國控制;

如今,它和格陵蘭島一樣,是丹麥海外自治領。

我的世界需要安靜

法羅群島有三多:

狂風太多,陽光太少;

時間太多,事情太少;

綿羊太多,人類太少。

Photo by?visit faroeisland

18座沈默的火山島:

17個有人居住,1個無人島。

島嶼上幾乎聽不到人類的聲音,

只有狂風、綿羊和海浪聲,寂靜如初。

連最孤獨的冰島人,都嫌它「太冷清了」!

Photo by?visit faroeisland

340座山峰,懸崖盡頭是燈塔。

「法羅群島有什么景点呢?」旅行者问;

「我們有340座山。」法羅政府官員回答。

他們竟然有閑工夫數得如此精確!

▲最高悬崖Enniberg,距海平面约700米。站在悬崖之巅,看海浪拍打岩石,总有种诱惑引人纵身一跃跳。Photo by?visit faroeisland

金字塔形的簡單山體,

壯闊驚駭的峽灣懸崖,

天鵝絨般的翠綠草甸,

至今保持著原始野性的靜止。

▲北欧神话中,巨人与女巫把这18座岛屿捆绑在一起,想要带回他们的故乡冰島,却触怒了众神。Photo by ?eventyr

▲为了惩罚他们,天神将其化作两块面朝冰島的巨大岩石,形成了今天的巨石「巨人与女巫」。Photo by ?eventyr

法羅有一種令人著迷的單調:

時間失去了意義,1分鍾和1小時的感覺一樣。

你會呼吸變慢、寡言、空虛起來。

很多時候,徒步幾公裏路,

就爲了尋找一座燈塔,一間低矮小木屋,

就像走到了地球的盡頭。

Photo by ?BOAT

最出乎意料的是綠色,

這種綠草甸非常漂亮,光滑得像綠絲絨。

這都歸功于島上200萬只海鳥糞便的天然施肥。

▲海尽头,狂风能吹灭那些柔弱的情感,助燃那些强烈的。Photo by ?BOAT

我的脾氣「很古怪」

法羅變天如變臉,

島民常說,我們的天氣唯一可以預測的是:

它們不可預測。

Photo by ?AnotherEscape

一天24小時體驗四季!

島上氣溫暖和,但天無三日晴。

伸出兩個手掌,你可能發現:

雪落在一個手掌,陽光照在另一個手掌。

「我們的人生不需要任何計劃。」

就算計劃了也沒用!每天出門不用看天氣預報,因爲肯定會變的。出國也不用預訂,毫無征兆的海霧就輕易讓飛機渡輪延遲數小時,甚至關停數天。

Photo by ?EijaM?kivuoti

狂風大作,能吹死人。

「風吹死人」這不是一個誇張比喻。

法羅的風比冰島還要大。島民捕獵、徒步時,被突刮大風吹得跌落懸崖的悲劇時有發生。

▲1913年圣诞节,海上突袭风暴,25名渔民死亡,留下13名寡妇和34名孩子。当天的报纸写道:现在, Skar?村失去了所有成年男性人口。 Photo by ?visit faroeisland

只好化悲痛爲力量!

借助雨水和風力,法羅島民解決了超過50%的供電難題。

島上沒有一棵樹,遍地是瀑布

島上風太大,土壤太貧瘠,

外加羊群啃食,天然樹木難以存活。

Photo by ?Tindhólmur

可是大風還是要防。

不甘心的法羅人就固執地栽上耐風樹木。如今,種植園郁郁蔥蔥的小樹林已然成爲法羅的「異國風情」。

島上新鮮的草皮加上充沛的雨水,

養出了漫山遍野的天然瀑布。

▲法羅群島最大的瀑布Fóssa,三叠瀑。

▲飞速而下的瀑布在大风中狠狠砸在海面上,狂风大作时,水流仿佛克服了地心引力,向上倒灌。photo by ?saviourmifsud

我們都是大海的孤兒

曾经,法羅群島和冰島、挪威同属一块大陆,

但隨著陸地下沈,海水上升,

法羅群島最终被北欧「放逐」了。

法羅人有一句諺語:「我們都是大海之子」

人類在島嶼居住了1500年,

海洋是島民最重要的物質與精神母體。

法羅群島境内,

任何一個村莊與海的距離都不超過5公裏。

海産貢獻了食物,是最穩定的經濟來源。

對了,法羅還是中國最大的三文魚進口地。

Photo by ?visit faroeisland

除了大海,我一無所有

無論數量,還是力量,

人類都更像是這個群島的配角!

▲法羅群島一共29个城镇,人口最多的是首都托尔斯港,有21000人,占全国人口40%。

全島僅有1所大學,1個機場;

1家電台,1家電視台,5家報社;

3所醫院,醫生82名,牙醫38名;170名警察。

最新線報:即將有1名中文導遊!

Photo by ?visit faroeisland

全島只有4個紅綠燈。

麥當勞=0,星巴克=0,7-11超市=0。

▲岛上的租车公司无人接待,全自助提车。Photo by ?visit faroeisland

一些島嶼只能坐直升飛機上學或下班,

甚至要徒手攀爬才能回家。

法羅只誕生了1位諾貝爾獎得主,

但聯合國官宣:你們是全球「人均」得獎率最高的。

法羅大概有1000名tinder用戶(陌生人聊天約會軟件),有人認認真真數過。

Photo by ?visit faroeisland

島上綿羊比人多

「法羅」這個中文名稱念起來極優雅,

但原意卻有點蠢萌,意思是「綿羊島」~

最早是冰島人記載的。

Photo by ?Unsplash

島上人口50000多,

羊口卻有80000多!比人多1.5倍。

它上過錢幣上過郵票,是法羅明星。

Photo by ?kristof.massoels

千百年來,綿羊適應了這裏的氣候,

又無天敵,數量便開始瘋長。

Photo by ?bjoerntempl

法羅不是唯一羊比人多的地方,

威爾士和新西蘭也如此。

但法羅人的養羊手法最特別,

他們用船把羊群運到某個離島上,

任其自生自滅,每5年去看望一下它們,

真的是純「放養」

另一个古老谚语说 「羊毛是法羅群島的黄金」,

于是,羊毛衫成了法羅第二大著名産業。

Photo by ?Navia

這些羊還被Google征用了

几年前,Google Map上是没有法羅街景这回事儿的,这引起了当地人Durita Dahl Andreassen的注意。

「法羅這麽美,我得讓全世界都看到呀」,于是她發郵件給Google總部,請求讓羊來當攝影師。

沒想到,Google真的答應了!

他们把摄像机绑在羊身上,开始收集法羅群島的街景,这些绵羊每天除了出门散散步、吃吃草、还干上了摄影师的活儿~

▲这些吃货跋山涉水,真是将法羅群島的万水千山走遍。现在打开Google map,还经常可以看见画面里可爱的杂毛。Photo by ?Googlemap

天啊!這是什麽「鳥地方」

比羊更多的,是鳥。

法羅共有200萬只海鳥,

更准確地說,法羅叫「鳥島」才對!

這些長相誇張的醜萌鳥,

叫海鹦,被笑稱爲「會飛的企鵝」,

是法羅群島的第一代原住民。

▲米基內斯島,法羅的觀鳥天堂,位于最西,由于惡劣天氣和滔天海浪,每年僅兩個月可登島。

▲海岸像極了繁忙的飛機場,海鹦起飛,每分鍾煽翅400余次,身影模糊得遠看就像一只只黑白相間的??

法羅還有一位著名的「鳥人」,

老艺术家和探险家Tróndur Patursson,

他創作的藍鳥,從機場到民宅隨處可見。

Photo by ?BBC

隱居人類的美麗與哀愁

深山幽谷中,過與世無爭的「隱士」生活。

當時間將你遺忘,你是迷失,還是真的快樂?

Photo by ?Lennart

Gasadalur村,

號稱「法羅最美第一村」。

Photo by ?visit faroeisland

草屋建得異常小巧,

像是《指環王》裏的霍比屯。

2012年時,只有18個常住人口,

地盤這麽大,爲什麽不把房子建大一點?

哦,島上沒有樹,古法羅人只好撿漂洋過海的浮木,修房子。木材太緊缺,房子只能蓋小點。

▲法羅人喜欢把绿草地搬到自家房顶上去。Photo by ?visit faroeisland

▲绿屋顶不只是美,它能吸收雨水,使屋子冬暖夏凉,还有隔音功能,一举多得!Photo by ?visit faroeisland

「我是島上唯一的男人」

在過去1000多年裏,

法羅人一直重複著這樣的生活,

在惡劣天氣環境裏,學會戰勝狂風,

自力更生,度過漫長午夜和寂寞。

Stóra Dímun村只有2个家庭,9个人。

你登島的唯一方法是乘直升機+攀岩。

▲如果不会攀岩,就无法到达Stóra Dímun,而冬季前往岛上的唯一方法是乘直升机。这里住着Janus和Eva兄妹两个家庭。

▲对他们来说,直升机的到来是一件大事,也是这个家庭与世界的唯一联系方式。Photo by ?visit faroeisland

Meinhard是Skúvoy島唯一的郵遞員,

他的父親是島上最後一位燈塔守護者。

他或許也將是最後一個男人,因爲孩子們都搬去大城鎮了。

▲邮递员是这个岛非常重要的职业,让隐居者与世界仍能保持联系。Photo by ?BBC

羅伯特今年21歲,

他是首都托爾斯港郵政局的快遞員。

「现在有许多来自互联网的包裹,年轻人喜欢用Ali Express购物,试图跟上挪威、丹麥、冰島的潮流。」

Photo by ?BBC

Gunnhild在最南端Su?uroy島一家超市工作。

她喜歡手球和排球,但必須坐2小時渡輪去對岸參加比賽。

Photo by ?BBC

旅途中遇見的普通法羅人,讓人無法遺忘。

▲男孩Simún Jacobsen每天都会在Sandavágur海滩上练习吹长号,为他伴奏的是汹涌的大海。Photo by ?BOAT

▲教堂牧师、中学教师、船长、家庭主妇、青年歌手。Photo by ?BOAT

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地方,與冰島類似,

第一次走出大西洋竟也是因爲足球踢得好~

▲2016欧洲杯预选赛F组第四轮,法羅群島队在客场以1:0击败希腊队,这场胜利被很多人称为「足球史上最大冷门」。

▲足球場都修得這麽美,中國球迷很羨慕。

隱居孤島,我是自願的!

請不要誤解法羅人生活在原始社會,

事實上他們擁有發達的現代文明。

別忘了,他們可是「有修養又有錢」的北歐人!

人均GDP高達33700美元,

島上98%的地方手機信號和WIFI暢通,

往南不遠就是英國……

他們主動與時代脫節,卻從不與季節脫節。

時空的虛無,正是豐潤情感的能量來源。

▲岛上的家庭音乐节,没有安保、灯光、舞台,18户村民打开家门迎接听众。Photo by ?visitfaroeislands

▲每年夏季,极昼的法羅群島有两次盛大的音乐节,1万多人的超级大聚会!Photo by ?visitfaroeislands

總有離岸的船,也總有回家的人。

雖然年輕人開始搬到大城市或移民出國,

但總有人願意再搬回來,重歸孤島生活。

Greta Svabo Bech是一位法羅歌手兼作曲家。

「我已走遍了世界,17岁就开始全球巡演。但只有在出生的地方,我才能真正感觉到:这是家。」于是,她最终搬回了法羅群島,回到一切开始的地方。

「法羅有一種停滯、空洞、純粹的感覺,總能給我新靈感,讓我更專注地創作。」

▲夏天的极昼,冬日的极夜,人容易患抑郁症,靠音乐治愈啊!因此,法羅有很多才华横溢的音乐家。Photo by ?AnotherEscape

另一个叫Paul Ziska的法羅年轻人,

遊曆世界後,回島上開了家小餐館KOKS。

2019年,他的餐廳火了—— 法羅群島第一家米其林星级餐厅,「全村人」的骄傲!

才28歲啊!

他的菜:「孤島的氣質,深海的味道!」

▲丹麥、瑞典的很多新北欧料理餐厅,在为自家菜肴打广告时,也不忘加上一句:原材料来自法羅群島的深海。

這是一對年輕情侶Johanna和David,他們在中國留學5年,今年5月剛回到法羅。「我們很喜歡中國,跟北京、廣州比起來,法羅人太少太少了!但法羅一點兒不落後啊,它很貴的。一半很現代,一半很傳統。」

▲说起北京话自带儿化音的一对儿法羅小情侣。Photo by ?David Fossdalsa

法羅人也有煩惱!

外面的人,想來島上隱居,

島上的人,卻苦惱無處「隱藏」。

「我想獨自安靜時,總是無處可逃。去咖啡館、餐廳、郊外,全是熟人!家裏發生點破事兒,也很快全村傳開。」

哎,這樣的熟人小社會也有好處啦~

出門不用鎖門,不怕東西被偷,除非被大風吹海裏了。

▲法羅群島艺术家Edward Fugl?的油画作品。

另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男女比例失調。

姑娘不想嫁給只會捕魚的男人,

于是遠嫁海外,導致男女比例嚴重失衡,

男性比女性多了約2000人,可憐的光棍族。

(別忘了,島上一共才5萬人)

而且人少近親多,陌生人可能就是親戚,談個戀愛還得先查一下對方的血型......

▲在25到54岁这个年龄段,法羅群島男女比例为119:100。这种比例在欧洲几乎任何地方都看不到,北欧国家几乎都是女多男少。Photo by ?BOAT

不過法羅報紙說:近年有數百名東南亞女性(菲律賓、泰國)嫁給我們,暫解了燃眉之急。

法羅與丹麥

多年来,法羅群島被认为是丹麥王国的一个郡,

但除了在法羅群島犯罪了要被送去丹麥本土的监狱以外,法羅群島几乎自主运作。

▲法羅人不总被丹麥人牵着鼻子走。1973年丹麥加入欧盟,但法羅群島拒不加入。Photo by ?visitfaroeislands

法羅人有強烈的集體意識—— 每年「国庆节」,年轻人自豪地穿着民族服装上街游行。

▲1919年6月22日,「國旗」Merki?首次懸挂,是一個學生設計的。「國歌」名爲《Túalfagralandmítt(我最公平的土地)》。

▲丹麥女王玛格丽特二世曾于2005年及2016年访问法羅群島。Photo by ?Wikipedia

丹麥曾做過一項民調《你眼中的法羅人》

原來法羅人這麽有個性:

來者是緣,從不主動招攬遊客

這個高冷的北歐小島從來都是低調行事,

從沒想過要火,也不介意「被低估」。

它不願加入歐洲申根簽證國,

前往的話,你需要申請丹麥簽證,

并特殊加注「Valid for Faroe」。

▲法羅群島的5-8月最适合旅行,中国游客可先飞往哥本哈根,再转机1-2小时即可抵达。Photo by ?visitfaroeislands

絕大部分人,

还分不清瑞典的法羅岛与丹麥的法羅群島 ?

▲瑞典導演伯格曼生命的最後時光都留在了瑞典的法羅島,女神湯唯也在這裏舉辦了婚禮。難道適合隱居的秘境都叫「法羅」?

任性!閉門3天,不接受任何遊客

遊客越來越多,

小島有點招架不住了。

前不久法羅群島宣布,2019年4月26-28日对游客关闭3天,同时进行一次全面修复。

Photo by ?BBC

不過,有100名特殊遊客在這3天可獲得進入許可——以志願者身份,自掏腰包,參加這次維護行動。他們在島上修修補補,建造步道、設立觀景點、設置路標。

Photo by ?BBC

事實證明3天的閉島,效果顯著,

法羅群島打算每年重复这一做法。

我,不想成爲另一個冰島

世外桃源不是爲了遊客而存在,

它不需要煩囂的煙火氣。

对于法羅群島来说,现在最大的问题是:

「如何在吸引遊客與保護生態及傳統生活方式之間,取得平衡。」所以,閉門修繕不只是一場公關活動,主要受益者是當地居民。

Photo by ?Navia

2018年,法羅群島共接待了11万名世界游客,超过本地人2倍。游客数量猛增,确实威胁着这片隐世小岛的脆弱生态。

而前車之鑒:每年接待超100萬遊客的冰島也讓法羅居民憂心忡忡。

「我們不想成爲另一個冰島,

我們想保持原來的樣子。」

当地一位旅遊局官员讲到,「纯净大自然是我们最宝贵的财富。欢迎全世界人民的同时,我们也需要保护它,以确保可持续的未来。」

Photo by ?visitfaroeislands

法羅群島:请人类将我遗忘

閉門謝客,這並非傲慢無禮,

實際上,法羅人的門永遠向你敞開。

這個問題是留給你的:

你真的願意去那麽遙遠的孤島嗎?

畢竟這是一趟寂寞旅程,且代價昂貴。

與其說享受度假,不如說「有點作」!真想找一個遠離喧囂、山水清奇的地方,不一定非要去法羅。法國某個小島、瑞士某個山間小鎮,或許更美;國內某處秘境,性價比更高。

真正願意與世界失聯的人,

还是会来法羅群島,过一段海上隐居的日子。

這注定是一趟平凡的旅程,

但人生的最佳狀態不就是千帆過盡之後的冷冷清清嗎?

Photo by ?BOAT

- END -

文 | 时差岛团队

图 | 法羅群島旅遊局、Faingnaert、Unsplash

(本文转载自?时差岛 已获得授权)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