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財經

央行數字人民幣欲出,比特幣天秤幣要涼?

▲资料图。图/新京報网

研究五年之久的中國央行數字貨幣“呼之欲出”。8月10日,中國人民銀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穆長春在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上表示,央行數字貨幣即將推出,將采用雙層運營體系。

個人和企業數字貨幣項目一度是主流

隨著互聯網科技和大數據的發展,全球湧現了不少所謂的“數字貨幣”。如今央行數字貨幣呼之欲出,衆多的非主權“數字貨幣”即此也將相形見绌。

截至目前,全球還沒有一家央行推出主權“數字貨幣”。正因如此,“劍走偏鋒”的IT科技奇才們,充分利用金融科技創新和“區塊鏈”技術,早在十年前就搞出了所謂的“數字貨幣”,至今未敢公開自己真實姓名,而僅以“中本聰”的筆名刊出“比特幣白皮書:一種點對點的電子現金系統”一文來昭示天下。

似乎“數字貨幣”來自比特幣,但從貨幣屬性看,比特幣本質上並非貨幣。從技術上來講,比特幣的確具有一定的先進性,比如,它采用了區塊鏈技術,多邊記賬、實時查詢、軟件開源、P2P形式,它不依靠特定貨幣機構發行,依據特定算法,通過大量的計算産生,比特幣使用整個P2P網絡中衆多節點構成的分布式數據庫來確認並記錄所有的交易行爲,並使用密碼學的設計來確保貨幣流通各個環節安全性。點對點的傳輸,意味著一個去中心化的支付系統。

比特幣誕生十年來,一直被定義爲“衍生産品”,受各國監管尺度不同、勒索軟件贖金、跨境洗錢及投機逐利炒作等影響因素,上漲一度超2萬美元一枚。然而,其投機性受到監管趨緊和技術問題等影響,導致價格大起大落。

受比特幣示範效應影響,衆多類比特幣們應運而生,時下非主權的所謂“數字貨幣”全球總計超百種之多,一定程度幹擾了國際貨幣金融體系。在巨大的“鑄幣稅”誘惑下,更多企業和個人躍躍欲試。甚至美國著名上市公司臉書(Facebook)也發布數字貨幣Libra項目,這引發了包括中國企業在內的許多全球區塊鏈概念企業的奮起直追。

“安石不出,奈苍生何?”值得关注的是,并非任何个人和企业都可以发行數字貨幣。从貨幣的本质看,只有国家才能对貨幣行使发行的最高权力, 而且这是排他性的权力。因此,不管技术多么先进,也不能超越国家的貨幣发行权。

央行推數字貨幣具有突破性意義

還好,中國央行宣告要研究推出的數字貨幣了。在金融科技大數據時代,對主權國家來講,最好的踐行貨幣國家發行權的辦法是由政府和中央銀行發行管控範圍的主權數字貨幣。我國央行推出數字貨幣具有重要的突破性意義。

央行推出的數字貨幣,它不是指現有貨幣體系下的貨幣數字化,而是基于互聯網新技術,特別是區塊鏈技術,推出全新的加密電子貨幣體系,這無疑是一場貨幣體系的重大變革。

從2014年至今,央行數字貨幣(DC/EP)的研究已經進行了五年,如今央行數字貨幣呼之欲出。據媒體報道,央行數字貨幣采用雙層運營體系,即人民銀行先把數字貨幣兌換給銀行或者是其他運營機構,再由這些機構兌換給公衆。在這個過程中,央行將堅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央行不預設技術路線,不一定依賴區塊鏈,將充分調動市場力量,通過競爭實現系統優化;央行數字貨幣前期或先在部分場景試點,待較爲成熟後再進一步推廣,出于穩妥考慮,會做好試點退出機制設計。

事實上,央行數字貨幣在一些功能實現上與電子支付有很大的區別。以往電子支付工具的資金轉移必須通過傳統銀行賬戶才能完成,采取的是“賬戶緊耦合”的方式。而央行數字貨幣是“賬戶松耦合”,即可脫離傳統銀行賬戶實現價值轉移,使交易環節對賬戶依賴程度大爲降低。央行數字貨幣既可以像現金一樣易于流通,有利于人民幣的流通和國際化,同時可以實現可控匿名。

可以預見的是,數字人民幣時代即將到來,數字人民幣是基于國家信用、由央行發行的法定數字貨幣,將會産生很大的積極影響。對商業銀行及其他金融機構來講,其既是機遇又是挑戰,未來將基于數字貨幣衍生出更多的數字信貸、數字資産和數字負責等創新,而非主權“數字權貨幣”也會逐漸降溫。

此外,央行數字貨幣發行後能提升對貨幣運行監控的效率,豐富貨幣政策手段。

發行央行法定數字貨幣,將使貨幣創造、計賬、流動等數據實時采集成爲可能,並在數據脫敏以後,通過大數據等技術手段進行深入分析,爲貨幣的投放、貨幣政策的制定與實施提供有益的參考,並爲經濟調控提供有益的手段。與此同時,央行數字貨幣還能夠在反洗錢、反恐融資方面提供幫助。

總之,中國人民銀行推出數字貨幣,無論是對國內還是對國際,都是一場重大的貨幣體系變革。

□孫兆東(經濟學者、建行大學金融科技大數據研修院高級經濟師)

编辑 李冰冰 校对 吴兴发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