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曆史

作爲清華入學考試的出題人,陳寅恪先生爲何要考“對對子”?

1932年夏,清華大學國文系主任劉文典請陳寅恪擬清華大學入學考試國文試題,陳出對對子“孫行者”一題,一時引起輿論大嘩。

事情發生的時候,中國的中小學教育,已經由政府明令,推行白話文達十年之久。盡管社會上堅持用文言文寫作者依然不乏其人,但作爲整體的教育體制而言,白話文已經牢牢占據了統治地位。所以。陳寅恪此舉,引起社會各界不少批評,大多是說陳是在開倒車。因爲對對子是舊式私塾的功課,而新教育沒有這個內容。由于當時學界的複古思潮正在興起,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國民政府的支持,怪題事件的制造者,恰好又是一個新傳統主義的中堅,因此,當時的左翼文化人,對此反應更加強烈,聲討之聲不絕于耳。

在诸多考生中却不乏优秀的“答主”,比如后来成为语言学家的周祖谟对的是祖冲之,被认为是绝对。后来成了著名曆史学家的张政烺先生则对的是“胡適之”。当时的人们都认为“孙行者”的标准答案就是“胡適之”,而且是陳寅恪有意为之,目的就是调侃一下胡適。用胡对孙,说明他知道"猢狲"的故事。冯友兰自述里面也有这个说法。可是,后来张政烺先生说,他答的其实不对,标准答案应该是“祖冲之”,对“胡適之”的“胡”字,跟“孙行者”的“孙”字平仄不协(都是平声)。周祖谟在《陳寅恪先生论对对子》一文中,说,其实从这副对联中,可以看出来这个考生知道在中国语言中什么是实词,什么是虚词,什么是名词,什么是动词。这确实是一种很高明的测验。

其实,作为学贯中西的一代宗师陳寅恪先生不会不知道作为对联里面标准的“无情式”的对应该是“祖冲之”的。而且,由于陈一定也知道肯定有人会对出“胡適之”,胡在当时名声太大,对出这个答案就是在今天的学生来说也不是难事。这其中还有一层原因是陳先生对胡適一直没什么好感,出了这样一个具有轰动效应、吸引学界眼球的题目,明摆着是揶揄一下胡適,顺便点一下胡在数典忘“祖”。当然,最后的正确答案又不是“胡適之”, 这样,陳先生又巧妙躲开了用对对子的题目讽刺人的“罪名”。

除了出對對子的考題外,陳先生在其他場合也很喜歡搞這種活動。1925年,陳寅恪與王國維、梁啓超、趙元任一道成爲清華大學國學研究院四大導師。一次,在研究院的學生聚會上,陳寅恪作了一副對聯送給清華學生:“南海聖人再傳弟子;大清皇帝同學少年”。陳先生解釋道:康有爲有“南海聖人”之稱,是梁啓超的老師,各位學生都是梁啓超先生的學生不就是南海聖人的再傳弟子嗎?而王國維是溥儀的老師,你們現在也是王先生的學生,豈不就跟溥儀是同學嗎?

还有一次是, 陳寅恪在西南联大讲学时,为躲避日机空袭时常要“跑警报”,他为防空洞作了一副对联:“见机而作,入土为安”。见机者,见飞机也;入土者,进防空洞也。

1955年前後,陳寅恪在中山大學有一段難得的平靜歲月,不但能潛心學術研究,還有聽音樂看戲。這年春節,他撰一副對聯:“萬竹競鳴除舊歲,百花齊放聽新莺。”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