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財經

原創 “商界花木蘭”被拘,諾亞財富踩雷,34億元去哪兒了?

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覺得自己有責任。

受博信股份和承興國際控股實控人羅靜被刑拘事件影響,諾亞財富旗下歌斐資産34億元的創世核心企業系列私募基金産品發生延期,該基金的底層資産是承興在京東的應收賬款。

換句話說,購買該産品的投資者,相當于借錢給京東,到期後由京東還款或承興進行回購。不過,諾亞踩雷後,利益攸關方紛紛甩鍋。

歌斐資産對承興和京東提起司法訴訟,京東表示對承興供應鏈融資一事毫不知情,承興國際涉嫌僞造與京東的業務合同,公司已經報案,並質疑歌斐推卸“風控存在重大缺陷”的責任。

目前諾亞財富手握兩張牌,一是持有承興國際控股6.77億股的質押股票,二是申請查封了上市公司股票和相關銀行賬戶。

但是,承興國際控股股價暴跌之後,截至7月10日收盤,諾亞財富持有其6.77億股的市值僅爲3.4億元(人民幣)左右,若羅靜已經資不抵債,銀行賬戶資産爲零,相較于34億元的“黑洞”,諾亞財富持有的質押股票也只是杯水車薪,投資者可能面臨巨額損失。

多米諾骨牌的倒塌

羅靜被刑事拘留,是倒下的第一塊多米諾骨牌。隨後諾亞財富、雲南信托和湘財證券等機構紛紛被爆踩雷,截至目前,至少已經有8家機構被爆陷入“羅靜案”,而作爲債務人的京東和蘇甯均否認與承興的業務合同。

諾亞財富相关人士对中國新聞周刊表示,“目前案件进入侦查,相信侦查独立专业,避免影响侦查,我们不便披露细节,这也是在保护我们投资人最大权益。关于案件的问询,请与经侦部门确认。”

究竟是京東不知情、諾亞財富被承興“欺詐”,還是京東和承興聯合“詐騙”,又或是諾亞財富聯合承興發“假標”?還需要等待警方進一步的調查。

據了解,應收賬款融資屬于保理業務,一般需要商務合同、發(送)貨憑證或貨物單據和增值稅發票等,另外,資金方與借款方同時去債務人公司當面確權,需要對應收賬款真實性和轉讓的有效性進行核查。

“34亿肯定是分成多个小合同,他们带来的头几个亿合同有可能是真的”,谈及諾亞財富踩雷承兴事件时,諾亞系公司一名员工对中國新聞周刊表示,“但是后续有可能就是造假,最后是虚构了”。

一位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人士也认为,諾亞財富“极有可能是被萝卜章骗了”,他对中國新聞周刊表示,“一般财富管理公司的风控流程表面很严格,但实际上为了规模,多数都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論是被騙還是掉以輕心,如京東所言,從始至終,歌斐資管沒有通過任何方式和京東進行合同真實性的驗證,也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規和風險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

據媒體報道,諾亞財富被爆踩雷後,有財富管理行業人士稱,羅靜與其承興系公司所設計的這一供應鏈債權融資産品方案,曾在多個融資平台進行兜售,由于承興系方面對出資方要求的京東高管出面進行面簽這一核心程序極爲抵觸,部分融資平台最終敬而遠之。

但是作爲國內第三方財富機構龍頭的諾亞卻中招了,原因何在?

如是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张楠向中國新聞周刊分析,諾亞財富上市以后,业务规模膨胀得很快,目前諾亞自己的产品已经占所有业务的61%。而諾亞的风控水平却没有跟上,这是最关键的问题。

錢去哪兒了?

目前,市場人士紛紛猜測究竟誰在說謊,誰在造假,也有業內人士表示,現在關鍵要弄清楚的是,“羅靜把錢弄哪兒去了?”

公開資料顯示,羅靜于1996年在香港創辦承興國際。2015年,羅靜先後收購港股奕達國際和新加坡上市公司CamsingHealthcare(承興大健康),2017年收購A股博信股份。

正是收購博信股份之後,令這位“商界花木蘭”備受挫折。

2017年7月份,羅靜成立蘇州晟隽,通過該公司大手筆出資15億元收購博信股份28.39%股權,成爲公司實控人。

蘇州晟隽是廣東中誠實業控股(原名爲廣州承興營銷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東中誠”)的全資子公司,收購時蘇州晟隽注冊資本僅2億元,公告顯示,剩余收購資金來自控股股東廣東中誠的自有資金。在完成收購之後,蘇州晟隽增資至15億元。

由于轉型失敗,2018年博信股份淨利潤爲-5244.7萬元,但是其2018年年報被會計師事務所出具了保留意見和否定意見。

在7月9日的公告中,博信股份稱,公司日常經營資金來源于控股股東蘇州晟隽7億元額度內循環使用的借款,公司後續獲得控股股東持續資金支持尚存在不確定,可能會對公司經營業務造成影響。

而早在2018年1月份,蘇州晟隽收購博信股份不久之後,就已經向博信股份無償提供授信額度爲5億元的借款,當年10月份,授信額度被調整爲7億元。

2015年以來,羅靜就疑似通過歌斐資管進行供應鏈融資。在收購博信股份和爲其提供授信借款前後,羅靜更是通過歌斐資管多次融資。

諾亞財富創始人汪靜波的公開信顯示,受羅靜被刑拘影響,延期兌付的是核心企業系列基金。

中國新聞周刊查询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官网发现,歌斐资管旗下管理的创世核心企业系列基金共38只,其中34只密集成立于2017年7月份至2018年4月份之间,与羅靜收购博信股份并为其无偿提供授信的时间相吻合。这34只基金的管理人均为上海歌斐资管(歌斐资管子公司),目前26只处于正常运作,8只已经清算。

上述官網還顯示,目前歌斐資管旗下2只創世核心企業基金已經延期,分別是歌斐創世核心企業一號和四號投資基金。

“虛構項目就是爲了資金騰挪”,張楠表示,“羅靜很有可能是挪用資金去做資本運作了。”

其實,在爲博信股份提供財務支持的時候,前述廣東中誠本身已有巨大財務壓力。

據博信股份公告,2018年6月份,蘇州晟隽已經將其持有的全部公司股份質押給杭州金投承興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公司(以下簡稱“杭州金投承興”),質押的目的爲滿足蘇州晟隽控股股東廣東中誠的業務發展需要及補充經營流動資金。

另據企查查,從2017年9月份,廣東中誠開始質押股權,先後將股權質押給湖北省擔保集團和杭州金投承興。目前仍有效的一筆爲2018年11月份,其質押給杭州金投承興的15萬股股權。

投資者或承擔巨額損失?

在內部公開信中,汪靜波提到歌斐資管在發現風險因素的第一時間,就采取最快行動,切實保護投資者的利益,主要是增加了上市公司股票質押,並查封了上市公司股票和相關銀行賬戶。

不过,张楠对中國新聞周刊表示,目前羅靜手中全部承兴国际的股份都质押给了諾亞財富,经过暴跌之后,目前这部分股份的市值只有3亿元多,如果欺诈事实成立,上市公司可能会面临巨额索赔,购买了这部分产品的投资者也可能面临巨额的损失。

作爲國內第三方財富機構的龍頭,諾亞財富近年來踩雷不斷。在此番34億元踩雷事件之前,其就在悅榕基金、輝山乳業、樂視網等6個項目上踩雷。據如是金融研究院梳理,諾亞財富所踩7個雷的金額全部加總,投資者近百億元資金受到波及。

在諾亞財富曆次踩雷事件中,有涉嫌誇大宣傳、未履行盡職義務、風控失效等問題。

比如在踩雷輝山乳業上,諾亞財富將借貸債權歸爲應收賬款債權,且沒有進行盡職調查,于2018年7月31日被江蘇證監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監管措施。

而對于投資者的維權,諾亞財富選擇了指責,一度引起市場熱議。

值得關注的是,既然有前車之鑒,爲何這次仍舊踩雷,這也是外界疑惑之處。

據網絡爆出的創世核心企業集定私募基金的推薦材料,該産品年化收益率爲7.7%,收益率相當高。

“其實從邏輯上判斷就可以知道這種産品很有風險了。”張楠表示,“京東自己的融資成本在5%左右,如果旗下保理公司把應收賬款買下來做成産品,可以純賺這中間的利差。爲什麽要把應收賬款賣給外部企業?如果京東不配合的話,你怎麽確定這應收賬款不是造假的?”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