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扫毒2》6天破6亿,香港电影为何频频成为 “救市主”?

作爲暑期檔的首部重磅作品,經曆幾番波折後《掃毒2》于上周正式上映,不到6天時間票房便突破6億人民幣,勢如破竹地成爲近3個月來首部破6億的國産片。回顧過去一年,市場上出現的香港電影(或大陸、香港合拍電影)數量越來越多,從年初的《新喜劇之王》《廉政風雲》到之後的《反貪風暴4》《追龍2》,再到這部《掃毒2》,這些香港電影成爲了萎靡的國産片市場中的一抹亮色。

雙雄對決,舊瓶新酒,《掃毒2》重現“港味”電影

2013年的《掃毒》,將上世紀港産犯罪類型片重新演繹,借緝毒元素拍出了兄弟情,也拍出了江湖感,被不少媒體評爲年度十佳國産片;5年後,《掃毒》IP卷土重來,這一次,影片邀來香港類型片怪才導演邱禮濤坐鎮,去年剛剛拿下金像獎影帝的古天樂繼續回歸擔當主演,而這一次跟古天樂對戲的,則是另一位影帝劉德華,雙雄對決也成爲影片的最大看點。

從《新上海灘》到《無間道》,從《寒戰》到《無雙》,香港犯罪類型片一直都延續著“雙雄”的經典設定,而此番在《掃毒2》中,劉德華和古天樂對“雙雄”進行了全新演繹,兩人飾演的角色都顛覆了各自以往的形象,過去兩人給觀衆的印象都是英俊帥氣的,但在《掃毒2》中,劉德華飾演的余順天在剛出場時痞氣十足,渾身酒味、不務正業;古天樂則罕見地在《掃毒2》中飾演了一位十惡不赦的反派地藏,一身邋遢形象示人,氣場全開,不怒自威,與以往飾演的正面形象大相徑庭,而一黑一白的兩人在片中葬禮一場戲上的兵戎相見火藥味極濃,也是對于“雙雄對決”的最佳诠釋。

《掃毒2》的另一大亮點在于其動作戲場面,將以往司空見慣的槍戰、追車戲放置在不同的背景下進行演繹。在以往的香港犯罪類型片中,追車戲份大多在露天馬路上演,但在《掃毒2》的結尾高潮戲中,余順天和地藏二人卻在封閉的地鐵站裏上演了一番驚心動魄的追車戲,兩輛車穿梭于密集地鐵站人流中,造成緊張刺激的觀感,而爲了呈現出逼真的效果,片方花了五個月時間斥資千萬1:1搭建了香港地鐵站實景,才讓本不可思議的“地鐵站飙車”一場戲成爲現實。

正是憑借出色表演和新穎、刺激的動作戲場景,《掃毒2》才延續了前作的成功,在6天裏順利斬獲了超6億的票房。

面對審查,香港電影堪稱內地影人的老師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迄今爲止票房排名前十的國産影片中,有三部都出自香港電影人之手,分別是《反貪風暴4》《新喜劇之王》和正在上映的《掃毒2》,而回顧過去兩年的票房成績,香港電影也有出色表現,其中既有《紅海行動》《智取威虎山》《無雙》這樣在春節檔、國慶檔等熱門檔期中脫穎而出的港産片,也有《葉問3》《反貪風暴4》《掃毒2》這樣在冷門檔期殺出重圍的電影,今年由全香港班底打造的《反貪風暴4》更是在冷清的清明節檔期一枝獨秀,最終取得7.9億的票房。如果計算項目的成功率,由香港團隊主創的電影恐怕遠遠高過大陸團隊主創的團隊,這背後的原因值得深思。

暑期檔剛剛開啓,整個電影市場就曾怨聲載道,《八佰》《少年的你》撤檔,《偉大的願望》改名爲《小小的願望》後也遭撤檔,以及其他多部影片都面臨著改檔、延檔的命運,這些現象也再次讓網絡上掀起關于審查對電影的影響的討論,而過往市場上也總有一種聲音,認爲電影市場的冷清很大程度上應歸結于審查制度,但回過頭來看,同樣處于審查環境中的香港電影卻似乎能夠巧妙應對審查問題,創造一個又一個精品。

香港電影有著悠久的發展曆史,在其鼎盛時期,曾被譽爲“東方好萊塢”。著名的電影學者波德維爾曾總結香港電影的風格是“盡皆過火,盡皆癫狂”。的確,以市場爲導向的香港類型片曾采用了非常極致的策略,例如“暴力美學”和“屎尿屁喜劇”,而在香港回歸後,習慣了采用這種策略的香港電影人在早期也曾無法適應內地的審查制度,在最早北上的一批導演中,由于他們拍攝的電影包含不少血腥、暴力元素,很多時候都不能通過電影局的審查,例如2004年拍攝的香港電影《江湖》就因故事血腥灰暗未能通過審查。

香港電影人因此經曆了漫長的調整期,而經過多年的探索,目前已經達到了比較理想而穩定的狀態。既能保留住香港類型片的一些經典元素,將自己技術上的優勢發揚光大。同時也能坦然地用轉換創作思路的方式面對審查問題,在面對審查時他們不會去“撞牆”,而是想辦法繞過牆。

以曾拍攝出《湄公河行動》《紅海行動》等影片的林超賢爲例,在過去的創作中,林超賢拍攝的大多是《野獸刑警》《證人》這類題材單一的犯罪片,而這些影片在創作中也會面臨各種各樣的審查問題,本以爲審查會成爲林超賢這類本土香港導演的“攔路虎”,但林超賢卻選擇將自己擅長的動作戲、槍戰戲融于主旋律作品中,他所攝的《湄公河行動》《紅海行動》也先後得到公安部、海軍等的支持,很快以海上救援隊爲主角的《緊急救援》也將要上映,如何將這些受困于框架內的主旋律電影拍得好看、拍得動人,某種程度上,來自香港的林超賢反而是內地電影人的“老師”。

陈可辛导演也曾表达了对于审查制度的看法:“审查不是我们的敌人,不同时候的审查标准也不是100%一样,应该尽量去把值得拍或有意义的东西拍出来,并且去跟观众沟通。” 在此前提下,作为第一批北上的香港导演之一,陈可辛导演近年执导的作品均将目光聚焦到普通人身上,用自己的方式呈现社会议题,他所执导的社会题材影片《亲爱的》也曾面临审查问题,但经过转换创作思路后,影片最终呈现的水准仍然很高,既打动了无数观众,也获得了市场的充分认可。

香港电影人一直都在积极求变,审查没有成为禁锢他们创作的枷锁,反而激发他们走出了新的道路。他们将类型片元素与主旋律题材结合,创作出一批制作精良的电影,也屡屡成为了 “救市主”。在如今整个影视业都处于“寒冬”的大环境下,香港导演所带来的经验和取得的成绩,确实值得每一个电影人思考。

——THE END ——

作者|邁克李

編輯|胡钰鑫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