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源于中國的書院竟被韓國成功申遺,我們怎麽辦?

來源:哈啰孔仔(ID:HelloKongzi)

作者:陶君

1

韓國書院申遺成功了

韓國人又雙叒叕以中國相關的文化遺産申遺成功了。

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举行的第43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韓國9所保存了朝鲜王朝时代儒学私塾原貌的書院,以“韓國新儒学書院”(Seowon, Korean Neo-Confucian Academies)之名,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

這9所書院分別是:安東陶山書院;榮州紹修書院;慶州玉山書院;安東屏山書院;達成道東書院;鹹陽藍溪書院;井邑武城書院;長城筆岩書院;論山遁岩書院。

消息傳來,中國人的第一反應都是:儒學書院不是中國的嗎?!

對于一直關心和致力于中國文化研究的國人來說,這無疑是一個令人心酸的消息。

中國書院研究專家鄧洪波對此說了兩個詞:祝賀、自愧。

書院制度與書院文化,是不折不扣的中國原産,自唐朝興起,在曆史千余年時間裏,根紮于民間社會,在各地城鄉村落星羅棋布,是中國文化發展和傳承的重要載體。

而韓國的書院,本身就是從中國移植過去的,出現比中國晚,數量比中國少,但他們卻比我們搶先一步,經曆幾年的努力,申遺成功。

是的,韓國自2015年就開始書院申遺之路。

這事當時一度引發中國學者和部分網友的焦慮,呼籲有關方面重視中國書院遺産的保護、傳承與宣傳,主張中國傳統書院應該積極作爲,聯動韓國、日本等東亞儒家文化圈的相關書院共同申遺。

可惜,這些聲音並沒有産生太大的影響。

陶山書院

2

不得不正視的韓國書院

新版一千元面额的韩币,正面是韓國第一儒学家李滉,背面图案则是其弟子为纪念他的学识和品德而修建的儒学学校——陶山書院。

陶山書院所在地安东,被韓國人称为邹鲁之乡,地位相当于我们孔子的出生地山东曲阜,已经成为韓國儒林的精神象征。

2014年1月,韓國書院研究会副会长金德铉在韓國庆熙大学国际校区所举办的“中韩書院的曆史、现状与未来”交流论坛上明确表示,韓國陶山書院“儒生修炼院”的运营模式,可以把書院发展成儒学精神和儒学文化的传承基地。

每年,都有大批有组织的韓國人或外地游客络绎不绝地奔赴陶山書院,瞻仰韓國的儒学先师,亲身体验传统的韓國儒学礼仪。

陶山書院

以陶山書院为代表的韓國書院,其实起源于中国唐朝,16世纪初传到朝鲜半岛,17世纪中叶又由中国和朝鲜半岛传到日本列岛,19世纪末20世纪初或撤废,或改为学堂、学校,至今有1200余年曆史。

鄧洪波教授研究表示,朝鮮書院在李氏王朝援引中國書院制度、形成教學與祭祀先賢兩者兼具的第一所“正軌書院”——白雲洞書院,後又采納有“東國朱子”之稱的李滉所提出全面引進中國書院制度的建議,才獲得大發展。

從此之後,書院在朝鮮半島興盛一時,影響至今。

嶽麓書院

3

中國書院的輝煌

相比起韓國書院的興盛,以及韓國人對書院文化傳承所做出的努力。中國人這些年來對書院的印象,大多都停留在孔子學院、市場上的國學培訓機構或者20元一張門票的旅遊景區。

事實上,書院是中國曆史上一種獨具特色的文化教育組織。萌芽、肇始于唐代,定型、興盛于宋代,普及于明清,直到1901年清朝書院改制,才漸漸淡出曆史主流舞台。

興盛時期,多達7000余所,從通都大邑到窮鄉僻壤、荒陬邊陲,都可見書院的存在。一個僻遠的小村莊書院開課日,“憑欄觀者以千計,踵堂與課者以數百計”。

自唐朝起,因爲對外頻繁的文化交流,書院還越出國界,傳入日本、朝鮮、越南、馬來西亞等周邊國家,成爲中國文化的重要象征和文化傳播的窗口。

東南亞各國把中國視爲文化朝聖地,紛紛學著建立起制度相似的書院,就像今天我們模仿引入國外的知名綜藝。可惜當時並沒有版權一說,如今“書院的版權”似乎也不在我們的手裏了。

按北大教授樓宇烈教授所說,中國現代書院實際存在的,有400所左右。其中包括威望猶存的“四大書院”:今位于河南商丘睢陽南湖畔的應天書院、湖南長沙嶽麓山的嶽麓書院、江西九江廬山的白鹿洞書院和河南鄭州登封嵩山的嵩陽書院

嶽麓書院

可惜的是,岁月几度兴衰更迭,其中除了嶽麓書院尚有書院之实,一直没长时间远离教育,其它書院都仅留“書院之名”,无“書院之实”了。

應天書院

4

中國書院文化式微?

在一个知名旅游网站上,應天書院被评为“整个商丘古城最不值得一去但是又得去的景点”。

自古書院多设于山林,唯独應天書院立于繁华闹市。

其前身是後晉楊悫所辦的私學,曆來人才輩出,培養俊傑無數。

范仲淹来應天書院求学、后娶妻生子,在商丘落户,并担任應天書院掌学主教。北宋政权开科取士,百余名学子在科举中及第的竟多达五六十人。

于是,宋仁宗在1043年将應天書院改为南京国子监,使之成为北宋的最高学府之一,相当于现在的社会科学院。

著名文學家晏殊,著名政治家、文學家範仲淹等一批名人名師在此任教,顯盛一時。

风流总被风吹雨打去,應天書院自清改制后,被改建、拆毁,直至荡然无存。从2004年开始,應天書院开始新的一轮修复,一期工程崇圣殿主体目前堪堪完成。

慕名而去的旅人這樣記載對這座古老書院的評價:完全是現代人仿古建造的,大門前有一座拱橋,站在拱橋上可以俯瞰院內,但除了大門什麽也看不到。進入大門之後,這個院子空空如也,只有一座大殿,大殿是重檐歇山建築,殿內也無非就是一些仿古擺設和書院介紹,出了大殿就是一個空院子了……實在不值20元的門票。

應天書院

真是连大门上“應天書院”那几个大字,都透露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寥落和心酸。

岳麓山,清溪茂林之间,青舍密密,屋宇麻麻,大门前悬挂有一副楹联,上曰“惟楚有才,于斯为盛”,作为北宋开宝年间就创立的書院,四大書院之一“嶽麓書院”是让湖南人骄傲了几百年的金底文化招牌。

嶽麓書院是宋潭州太守朱洞在僧人讲学的基础上创立的,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学府之一,嶽麓書院每一组院落、每一块石碑、每一枚砖瓦、每一支风荷,都闪烁着曆史淬炼的人文精神。

這座至今被保存得最完整的書院,自兩宋開始,在朝代叠代和戰亂中,也逃不過屢受戰火摧殘的命運。

在漫长的曆史里,经历了“九毁九兴”的嶽麓書院,依然焕发着强大的生命力,先后培养出17000余名学生,其中如陶澍、魏源、曾国藩、左宗棠、郭嵩焘、唐才常、沈荩、杨昌济、程潜等,每一位都声名显赫,如雷贯耳。

1988年,嶽麓書院建筑群被国务院批准为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嶽麓書院

现在嶽麓書院之内,建有中国目前唯一一座展示中国書院史和文化教育史的专题博物馆——中国書院博物馆。

馆内陈列布展沿用古代書院曲径回环的风格,展品极为丰富,除古代应试教材、各类匾额和教条、珍贵古籍、文房四宝外,还有北宋真宗亲笔题写的“嶽麓書院”石碑、明代代表性書院东林書院丽泽堂、白鹿洞書院明伦堂、清代学海堂的复原场景,以及明万历朱应台镌朱文公先生真像碑拓和清代朱子像等。

這些古老的展品和精心打磨的複古環境,或者能讓我們對逐漸淡去的書院文化依然不失自豪和自信。

尽管嶽麓書院依稀尚存書院的辉煌,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从“四大書院”包括其它两个:享有“海内第一書院”之誉的白鹿洞書院、在曆史上以理学著称于世的嵩陽書院,到其它大大小小的書院,都在时光中逐渐式微,至今不被重视,这是我们当前要正视的文化现实。

韓國書院申遺成功,作爲中國人,是不是應對傳統文化的傳承喚起必要的危機感?那些優秀的文化,我們不去傳承,卻被別的國家傳承得很好,若幹年之後,我們以什麽底氣來說,這是我們中國人自己的驕傲?

對這個話題,你怎麽看?歡迎留言!

声明:“新華每日電訊”微信公号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010-63076340,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也烦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将按国家相关规定支付稿酬。

监制:易艳刚 | 责编:张慧 | 校对:赵岑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